冰楓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79|回覆: 0

[連載中] 橘公司 -【DATE A LIVE 約會大作戰】真那Research

[複製鏈接]

879

主題

1

好友

1237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64909
帖子
920
主題
879
精華
0
積分
1237
楓幣
57
威望
1235
存款
0
贊助金額
0
推廣
0
GP
0
閱讀權限
70
性別
保密
在線時間
48 小時
註冊時間
2014-6-8
最後登入
2021-10-16

積分勳章 幼兒勳章 性別(女) 懶人勳章 性別(男) 太陽勳章 神手勳章 音樂勳章 2015年紀念勳章 發帖達人 私服達人 instagram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2016年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發表於 2015-10-16 23:32:21 |顯示全部樓層

“哼~哼哼哼~”

    哼著自己也不知道曲名的歌兒。崇宮真那在自己平日居住的街道散步

    垂及肩口的發束成馬尾 形象利落的少女 左目下方是醒目的淚痣 特征中性的面容

    “呀。來這邊很久了呢。真那自己也很忙,還沒來得及看看兄長大人呢,不知道有沒有寂寞呢~”

    就這樣操著奇怪的敬語,並輕快的前行著

    現在真那前進的目的地是兄長五河士道的家 雖然是親兄妹可是名字卻稍微有些不一樣……嘛,奇怪的事有就有吧

    信賴著時不時間斷的記憶,真那徘徊到了目的地——有著藍色房頂的二層建築 門牌上寫著【五河】倆字

    “好…那麼”

    現在真那來家到訪的事情,士道是不知道的。想象著士道吃驚的表情。真那“呼呼”地笑著 神氣舒緩開來

    在按響門鈴之前 真那的手指停下了動作

    “啊啊 話說回來 琴里也在家的話怎麼辦啊”這樣說著 頭上汗水漸漸滲出來

    琴里,是士道的義妹的名字。也確實是和士道一起在這個家生活的存在

    盡管這樣 真那和琴里之間確實存在爭執 難相處的意識不是沒有 但是實際上現在 真那的一切事情都要受到琴里的過問

    “被琴里抓到的話 一定會無需回答被弄♀回醫院的…”

    真那嘴邊吐出這樣容易被誤解的話 確認著旁邊路人的視線 忍耐下了按響門鈴的沖動從五河宅前走了過去…….然後,溜達到了能夠窺視見五河家客廳的中庭

    這樣從外面窺視的話 有可能改變必須和琴里相處的局面,雖然不是什麼值得贊許的手段但是不這樣做就會後悔的啊

    “誒誒…兄長大人在…”

    就在這樣子隱藏在樹叢中悄悄徘徊著靠近窗子準備窺視的時候

    “……啥?!”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樣的——”臉上染上了恐懼之色 聲音顫抖著

    “比以前…增加了嗎?”

    客廳里面看到的 已經不是用只手就能數得過來的情況了

    首先是:士道 這當然沒有什麼問題 畢竟這里就是士道的家 而且真那也是為了看士道才來這邊的

    然後就是,士道的義妹:五河琴里 也可以放著不管 雖然是義妹 但畢竟也是士道的妹妹

    但——是——問題從這里開始了

    “哦哦 這個超好吃呢!四糸乃也來多吃一點吧!”

    “那就…謝….十分感謝…了呢!”

    聲音越過窗戶傳來 對話的一方是:擁有著夜色長發和水晶色眼瞳的少女 另一方是一只手戴著兔子手偶的嬌小少女 .是住在五河家旁邊公寓的十香和四糸乃 實際上經常會看見她們的臉呢,果然是頻繁出入五河家的樣子.然後把目光移向沙發 正在興奮地playgame,仿如鏡像般的雙子映入眼簾

    “庫 嗚哈哈哈 在妾身之赤甲羅面前 速速歸還來吧!將應付出的代價!”

    “嘲笑.大意的一方會失敗呢、第二擊!”

    “嗚哇!”

    操作著控制器正陷入白熱化對決的姐妹 在以前的戰鬥中見過:真名是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姐妹 活潑點的一只是耶俱矢 文靜點的是夕弦 擁有著互補身材的、不破的陣壁

    縱使這樣還有一件事令真那難以停下統計 看著客廳另一端相對坐著的兩位少女 真那暗自屏住呼吸

    “啊啊~七罪醬 在房間里這樣粗心的打扮可是不行的呢 女孩紙的話不時時刻刻做好被別人欣賞的準備可是不行 呢~啊啊,對了之後有時間嗎?不如去和我一起試試衣服吧~”

    “呀————呀—————呀!!!!”其中之一就是被喚作七罪的嬌小少女 翹起來的頭發和消極的表情 因為被後面的一人突然熊抱起來而慌張不安的躁動

    將少女抱起來的客廳里的最後一人:是被譽為當今11區首屈一指的超人氣偶像——誘宵美九大小姐

    真那深呼吸平複著激動不已的胸膛 同時清點著人數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七人

    連同琴里在內的七少女雲集在五河家.士道家已經比女生宿舍…倒不如說更像美少女分享著士道寵愛的大奧一樣了

    真那為自己的大意後悔 沒想到只是稍稍離開一下視線 情況居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樣的事….決不允許.這樣是不純潔的 兄長大人observer death 觀察權抹殺”雖然自己沒資格抱怨什麼 但反正這樣子就是不行

    正是如此 一個至【誠】的男性絕不能愛上超過一個女孩紙。為什麼?真那敬愛的出色的兄長五河士道淪為了七人之間腳踏七船的小白臉

    朱迪·翁古說:“啊女人!你的名字是大海!”兄長大人難道要成為征服七海的男人蒙奇·D·士道

    “不要啊這樣怎麼可以!”真那連忙直搖頭將剛才腦中浮現的人物趕跑

    “這樣話說回來鳶一大嫂….”

    想到了這個名字時 真那的頰畔猛的滑下了汗滴

    算上折紙在內的 就有八人 也就是說士道已經對八人伸出魔掌了?八人 一想到這一點 真那不禁覺得頭暈目眩

    “不 還沒有到就這樣確定的時候…吧”真那仿佛要是自己從挫敗中鼓起勁來似的搖搖頭

    假如兄長大人和女孩子們的關系並不僅僅是保持普通朋友關系、並將真心付諸其中一人.而是希望著傳說中那樣酒池肉林的後宮生活…那麼真那還是早早下定歐尼醬已經叛離人道的結論才好

    “這樣的話、就調查來看看吧”

    真那眼中射出銳利的光、輕輕舔了舔嘴唇

    ◇

    那麼 這種情況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呢

    隱藏在樹叢中的真那一邊用手托腮一邊發出“嗯——”的聲音

    一番調查過後 能夠收集得到的情報以經達到上限。而且趁現在溜進房間也多有不便。甚至來不及在士道和女孩子們面前準備好開口發訓就有很大可能會被琴里抓♀住…

    果然只能這樣了 和個別的妹紙單獨對話,可是因為之前的原因,又會把真那暴露在琴里面前.這樣一來琴里肯定不會再放松對自己的看管的…怎麼辦呢?

    這時——

    “來吧~七罪醬!不要露出那麼害怕的表情嘛~跟我一起去買漂亮的洋裝吧~達令——把七罪醬稍稍借我一下哦!”

    “才木有說要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當真那默默考慮的時候 從五河家中傳出來這樣的聲音.片刻玄關打開了 出現的正是剛剛玩鬧著的七罪和美九.看來是要兩個人一起出門的樣子 .

    “來、一起走吧七罪醬~變成公主的時間開始了喲~”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四糸乃——四糸乃!!!!”

    嘛,比起朋友倒更想被強行拉去看牙醫的小孩子

    “總之…這是個好機會。”真那一邊說,一邊給自己鼓勁似的輕輕點點頭,就從這兩人開始問起和兄長大人的關系吧!況且七罪和美九也不認識真那的相貌,實在是個意想不到的好機會啊

    “好!”真那下定決心 追上從五河家走出的兩個人

    雖是如此 美九和七罪尚且離開家不過幾公尺遠

    “放!開!窩!!!!窩才不要什麼衣服!”

    “放心啦~我會讓你變的可♀愛起來的~”

    “所以說才沒有人——拜托……你啦”七罪的聲音中途漸漸變小了。因為這樣大聲在街上說話被路人的目光註視著….實在很羞恥啦

    “總總總總總之、反正我要回去啦!”

    “不要啦~已經快到冬天啦稍稍給自己換個新造型吧?不想被達令和四糸乃她們誇獎【啊啊好可愛】麼~”

    七罪仿佛嚇了一跳般、連忙不假思索的搖頭 “說什麼傻話啊?!那樣的事怎麼…”

    話雖如此 、七罪默然想到:士道四糸乃她們說不定真的是這樣想的

    看著這樣糾結的七罪、美九在一邊呵呵地等待著

    終於,小臉染得通紅的七罪目光遊移地看過來:“……真的麼?”

    “是呢~”

    明白了這個表情的意義,美九壞笑著看七罪漏出悔恨的表情並緊緊捏住裙角

    “四糸乃她們一定會說我可愛對不對!”

    “咿呀——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美九露出激動的表情想把七罪抱在懷里 、七罪連忙躲開來

    看這樣的情況“………….”

    聽到了她們對話的真那,不禁流下冷汗.原本討厭去服裝店的七罪,一聽到士道的名字、就立刻轉變了態度,尤其是那樣的表情簡直就是戀愛中的少女.

    美九的印象更為深刻,比起對可愛的女孩子感性♀趣,自然而已的使用【達令】這個稱呼的事情也沒有逃過真那的耳朵.

    【達令】 【達令】意味著什麼呢?英語里面表示【最愛的人】的詞匯,而且從七罪的反應來看,似乎對這樣指示士道沒有表示什麼不妥.

    真那不禁跪倒在地:全民偶像誘宵美九大小姐當然不可能把隨便什麼人稱作【達令】、那麼問題來了:士道究竟對美九做了什麼?

    “要走的話就快點啊,要錯過買衣服的時間了不是嗎?”

    “好~的、那麼就快些吧”

    兩人說著一邊向前走去.真那連忙放下腦內咕嚕咕嚕徘徊的各種奇怪念頭向兩人追去

    在離五河家不遠,但是發生騷動也不會被士道她們察覺的地方,真那終於攔截到了美九和七罪的前面.如同仁王一般的在街心佇立

    “稍稍請問一下,”

    “誒——!”

    “啊啦?”

    面對擋在兩人面前的真那、美九有些詫異地歪著小腦袋,七罪則顫抖著雙肩 避開真那的視線

    “嗚呼呼?怎麼啦~請問找我們有什麼指教….嗎?”

    美九突然明白過來什麼一樣、臉上浮現出優美的微笑,緊緊握起了真那的手

    “一直以來多多感謝支持了!那麼,來個擁抱吧~”

    誒誒?真那發出驚慌的聲音看來是被當作美九的粉絲了

    真那連忙搖頭否定道:“不,不是的,不是這麼一回事….”

    “啊啦,還真是失禮了呢。那麼請問有什麼指教嗎?”

    真那好不容易從美九獨特而強大的氣場下解放,把剛才的話說完:

    “剛剛聽到了奇怪的事情,請問你們和兄…不,五河士道是怎樣的關系呢?”

    “誒?”

    “士道?!”

    美九瞪大了眼睛,七罪也失聲驚叫起來

    嘛,對於她們來說.真那是完全沒有見過的人,不保持警惕是不行的.這樣看來她們的反應是理所應當的

    但是,美九的表情很快就緩和下來,繼續剛才的話

    “是準備采訪我的記者小姐嗎?真的很年輕吶~難不成….你也喜歡達令?”

    “哈?”這樣出乎意料的發言讓真那瞪大了雙眼

    “那麼,達令的話果然是…”

    “達令就是達令喲~嗚呼呼,達令真是犯下大罪了呢~居然讓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掛念著~”

    真那無奈地瞇著眼,話說回來.雖然和事實有一些不同,可是也沒有否定的必要.畢竟是親人的感情呢。

    真那這樣考慮的時候、美九繼續道:“我和達令的……關系嗎?有些一言難盡呢。嘛,就是在休息室KISS過了,也看過了裸 體….這樣的.”

    “啥?!”

    美九一邊染紅雙頰一邊說,不時發出“呀~~~”這樣嬌羞的聲音.

    戰栗的感覺在真那身體里奔走………KISS………裸?這樣和真那心中兄長大人形象相距甚遠的詞匯.啊啊頭腦已經開始混亂了。可是這樣還不算是終點,美九'嗙'地把手放在七罪肩膀上說:

    “七罪醬也和達令….KISS過了對吧!”

    投下了這樣的爆炸性發言.

    “唔嗯….”

    “什……什?”

    七罪緊張到兩眼發白、真那露出了啞然的表情

    “是吧~七罪醬~”

    “嘛、那個…….嗯。”

    “——”

    聽到七罪羞紅了臉說出的回答、真那感到自己的視界被純白包裹了:劈腿、背德、蘿莉控、刑 事犯罪這樣的詞匯在頭腦中狂舞

    “實在是…….打擾了。”

    這樣說著、真那調轉腳跟從二人面前離開、但是就在一瞬間、真那被美九緊緊地抓起來.發出意外的驚叫.

    美九滿面溫柔的笑意:“在這里相遇是何等的緣分啊,你需要嗎?我可以幫你變的更可愛哦~簡直是發出光芒來呢~"

    “誒?請不……我………”

    “不用擔心啦~作為把心意托付給達令的女子同伴.雖然這樣男孩子氣的打扮很相配,不過挑戰一下女孩子式的打扮不是更好嗎?”

    “啊,那個…….等,啊啊啊啊啊啊”

    就這樣真那和七罪被狡猾的美九拖走了。

    ◇

    “哈….哈…這個樣子沒問題麼?”努力屏住變得粗重的呼吸.真那用衣袖擦拭著額上的汗滴

    在那之後,被美九半強制得拉進了服裝店試穿各種款式.真那擋住胸部從試衣間的簾子窺視外面:“要是真的這麼穿出來這麼辦啊?!”

    在結賬完畢出來後,真那有一種身體從危險中逃脫出來的放松感.

    “不過七罪小姐的話…不會有事吧?”

    真那眼前浮現出自己逃出來時、七罪那張悲傷漫溢的臉.

    嘛,兩個人既然是一起出來的就一定不會受傷對不對.

    真那在停在路邊的車的後視鏡里看到自己,小小的嘆了一口氣

    自己的裝束不是之前運動衫加小熱褲了,而是非常可愛的襯衫和裙子.束起的單馬尾也披散下來正輕快的和風嬉戲

    這樣、現在真那的裝扮更像一位大小姐、一瞬間真那竟然有些認不出自己了“怎麼回事啊?這樣的不可思議的感覺?”

    不愧是超人氣偶像誘宵美九、這樣了不起的眼光….不過那樣的淑♀女言行卻將她的美好印象破壞殆盡

    “總總之,現在的兄長大人…”真那仿佛要取回之前的氣勢般低聲說、從後視鏡上扭回視線

    從剛剛聽到的情況來看,兄長大人已經被發現腳踏三條船了、新發現的一方,竟然是同齡的美少女偶像——誘宵美九.那樣的肉食系言行讓真那現在仍然感到畏懼.

    “禁止、三個人的話、無論如何都要禁止!”真那這樣說著並轉回五河家的方向.這個時候女孩子們估計還在家里.

    “是時候找琴里問個清楚了呢!”

    雖然真那有更緊密的血脈聯系,但恐怕如今對這件事了解更深的應該是同為士道妹妹兼【RATATOSKR】司令官的琴里了

    “到底在做什麼啊琴里…兄長大人的管理可不能這樣疏忽呢!真那咬緊牙關露出不快的表情.

    已經可以窺視見屋內,和剛才略有些區別.七罪和美九是當然不在的、士道十香耶俱矢夕弦的身影也沒有看到,目前能夠看到的是在廚房里的琴里和四糸乃的身影。

    “琴里醬……四糸乃醬…”

    在這邊很難聽到她們的聲音,真那不敢大意、努力悄悄靠近廚房.就這樣,已經能大概看到屋內的各種東西了,同時也能聽到兩個人的對話

    “四糸乃,餐具放在那邊好了,已經洗過了哦!”

    “謝…謝謝.我…也想幫忙….”

    “很好啊、不過這些我自己就能做…”

    四糸乃手上的兔子手偶四糸奈啪嗒啪嗒地拍起手來:“嗚呼呼!不行哦四糸乃、現在可是在士道君不在的情況下,琴里想要出色的完成士道的工作的機會喲——!”

    “……”

    聽到了四糸奈的話琴里屏住了呼吸。不過看來沒有錯了,因為她什麼話也沒有說

    “對…對…不起,我們…”

    “不….不要緊的、餵,怎麼回事嘛?士道可是一直都很放心我喲,所以才沒有…呢!”琴里帶著害羞的表情目光遊移的說。

    看到這樣超過兄妹之愛的表情,真那的眉毛高高揚了起來“難道說….兄長大人和琴里只是假裝成兄妹,實際上卻是…?”

    想到這里連忙搖頭

    “那麼….請讓我….負責房….間的清掃.”

    “四糸乃——”

    “我也想…要,分擔…士道的…工作.”

    “嗯,我知道啦。那麼就拜托啦.”

    “好的——”

    四糸乃大聲的回答到,開始清理桌子上擺放的東西。 與此同時琴里也開始清洗餐具了。

    一幅任誰看見都會微笑的少女們的畫面,可是她們的動機卻都是為了分擔士道的工作…實際上真那的心里已經開始了騷亂:“不能這樣想不能這樣想….”多麼過分的想法啊!真那為了讓自己平靜下來深呼吸.

    四糸乃正想把桌子上的塑料瓶取下來,琴里那邊目光轉過來.

    “那個….琴里小姐、這個是?”

    “啊啊,士道的呢。出去的時候放在這里的.把它放進冰箱怎麼樣?口渴的時候正好喝掉.”

    四糸奈動了動耳朵:“誒?那樣說來——不就是要和士道間接KISS~了嗎?”

    “誒——”

    想到這里兩個人同時楞住了。

    “怎麼辦呢?兩個人不能同時親啊。啊呀呀這樣好了~由我四糸奈來吧熱吻——”

    四糸奈的話好像就在真那耳邊響起、一句也沒有漏掉,沒錯過一個詞。

    “什…什麼嘛!”

    “四……….四糸奈…….”

    “啊?怎麼了嘛,四糸乃那個時候不是跟士道君Kiss過了嗎?”

    看到四糸乃因為這樣的發言而臉紅,真那楞住了。

    “琴里醬也是、那次在Occean Prak不是也和士道君kiss過了嗎?啊嘞,那麼說士道君的初吻是和誰?到底是誰吶?”

    “唔…那是……在五年前和我…的.這樣。”

    (琴里里里里里里里!!!!!!!!!!!!!)

    真那的眼珠快要瞪得跳出來、內心發出尖叫.

    五年前,就是說還沒有和真那見面、就已經和琴里Kiss了?不可饒恕!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這種話啊啊!

    不對,問題不在這里.五年之前琴里要只有八九歲。士道也要比現在小五歲.這樣只能用早熟來解釋了麼?

    “這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嗎……”

    真那心中發出絕望的嘆息。把手放在廚房的窗沿上.

    “啪沙”外側的窗沿落了下來,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這樣突然地事讓真那的肩頭一震.

    應該是老化了吧,猛的加上人的體重。很容易損壞的…

    但是並不止那麼簡單.落下來的比起窗沿,更像是精心偽裝的攝像機的一部分。

    真那被落下來的攝影機拾起來、看到正面寫著“沒問題”,反面寫著“不要緊”.

    ………………

    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

    可是現在沒有空閑的時間了!

    “什麼啊?剛才的聲音。”

    “是….從外面…”

    沒錯,屋內的兩人聽到了剛才發出的聲音.

    真那皺起眉頭、連忙壓低身姿從剛剛呆著的地方溜出去、但是卻在正準備出門的時候和從右邊進來的人撞在了一起。

    “唔…”

    看來真那沒有考慮到這種情況,穿著不習慣的裙子,身體比往常輕快許多.所以反應稍稍慢了些。摔倒在地上。

    “啊,疼疼疼…”

    “唔?對不起啦,還好嗎?”對方這樣說著並把手遞給真那.

    “不,是我不小心.”真那接過了對方的手——然後,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那是之前被真那聽到談話的少女中的一位:夜刀神十香

    一手提著白色塑料袋,看來是剛剛出去買完東西的樣子

    “唔?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你?”

    “不不怎麼會…”雖說以前確實有見過面、但是現在衣服啊發型啊全都變了,應該不會認出來吧!

    “是嗎?唔…總覺得在哪里見過吶!”十香驚訝的皺眉.這時從後面也傳來了聲音

    “庫庫、怎麼了我的眷屬喲,難道說感覺到了未曾相逢之人的氣場嗎?”

    “驚訝、這位是….?”

    後面,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姐妹這樣說著並走過來.看來是三個人一起購物去了。

    “唔,剛剛和那邊的女孩撞到了…”

    耶俱矢抱起雙臂發出愉快的笑:“哢哢、修行不足啊,我的話可是身體輕巧的可以翻騰啊!怎麼樣,要不要和那邊的女孩紙交換一下位置試試?”

    十香聽到了耶俱矢的話有些不滿的皺起了眉頭:“唔嗯,不要.我平時可是能躲開的呢!不過今天吃了太多士道做得東西.現在是輕巧的反面…….對了,也就是身體沈重呢,因為士道而身體沈重呢”

    聽到了十香的爆炸性發言,真那露出了呆然的表情.

    身體沈重…….一般就是說:妊娠,懷上了小寶寶這樣的事.真那感到血氣正在上湧.

    “忠言,這樣說的話、稍稍有些歧義呢.”

    “唔?是這樣嗎?”

    …….不過和夕弦的交談並沒有被陷入混亂的真那聽到.

    居然已經進展到這種程度?!士道現在可還是高中生,不論結婚還是和女方撫養孩子都是很大的問題.對於這樣沒有光明的前途真那不禁嘆息.隨即怒火湧上心頭。

    “士道的話,有好好的負起責任來嗎?”

    “唔?你知道士道的事情嗎?”

    “那個…誒誒,以前也多有幫助過…這樣的”

    真那這樣敷衍地說著,十香好像明白了什麼一樣“哦哦!”地回答.

    “比起這個……怎麼說呢?是在你同意的情況下弄成…這樣的嗎”

    “唔….其實我也不想弄成這個樣子的、不過士道的技術比平時還好…等我反應過來就已經這個樣子了.”

    “比平時還…等一下,難不成每天都…?”

    “在說什麼啊,這是當然的咯!”

    ……….

    真那哢嗒哢嗒的咬緊牙關,難道說:真那的兄長大人已經變成了無廉恥的大魔王?不過十香繼續說出來的:“不吃飯就沒力氣!”這樣的話就完全沒有聽到.

    “你們呢——和兄長大人的關系又是什麼?”真那把目光瞄準了在一旁的八舞姐妹。

    “哦?和我的關系嗎?”耶俱矢說:“一言蔽之就是:那家夥是和我交換了血之盟約的僕人.”

    “回答,耶俱矢和夕弦,同時從士道那里奪取了重要的東西.所以士道是屬於夕弦我們的共同財產.”

    “兩個人?!!!僕從?!!!”聽到了新爆出來變 態 O 癖、真那按住腦袋

    “等我一下…呵呵呵,難道…這樣的事…呵呵.”雙腳顫抖著冷汗直流

    但是一直沒有註意到十香發現了自己不謹慎地露出的表情、並用鼻子開始嗅嗅~

    “唔…這個氣味,果然是——”

    “內….那個,打擾了!——”

    ……真那逃到了這邊的視線之外.

    跑出來後直到確認沒有人跟上自己時真那才放慢腳步.雖然腳步停下來了,心跳卻依然猛跳不止.

    這是當然的、這次證明士道清白的調查結果是:士道已經對所有人出手了.不過在眾人里面知道真那存在的只有琴里、所以不可能是針對真那的整蠱計劃.能確定這一點真是太好了。

    但是在真那與之交談的少女當中,誰也看不出說謊的樣子.在談及士道的時候都是一副戀愛中的少女情懷.所以在這之上、找出說假話的人實在困難.

    已經可以確認了,士道和少女們中的每一位都進行了KISS,就算無論怎麼說討厭士道,怎麼敷衍回答.這都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真那緊緊地握拳。

    是的,現在的真那已經將全部事實確認無疑了.

    “做好覺悟吧,兄長大人!”

    ◇

    “我回來啦!”

    買東西回來的士道這樣說著,走進客廳.

    “啊~歡迎回來哦~達令,horahora~快看這里~”在客廳入口就能看見美九一邊打招呼一邊活力滿滿的大聲說著,把旁邊的少女拉過來給士道看

    一瞬間居然認不出來了呢,看到被可愛的連衣裙包裹的少女,原來是剛剛和美九一起出去的七罪.“哦哦,七罪,這樣很可愛啊!”

    “——”

    七罪羞紅了臉頰:“謝謝….你.”這樣小聲的說

    美九露出看到幸福的表情“啊~”的感嘆著

    “話說回來啊達令,我和七罪醬買東西的時候,被一個女孩子搭話了喲!”

    “女孩子?是美九的粉絲嗎?”

    “不,剛開始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不過她比起我的…更像是達令的粉絲呢~”

    “誒?”士道驚訝地張開嘴.“我的粉絲?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詳細的我也不清楚、是來找我們詢問和達令的關系的、看來也是對達令懷著心意的女孩子啊~”

    “唔?”對美九的話起了反應。趴在沙發上的十香也回答道:“說起來我們也遇到了呢,那樣的女孩!”

    “誒?是真的嗎!”

    這次是八舞姐妹回答了

    “呼呼,確實是邂逅了呢,在我們完成任務回來的時候、看到她從家里出來。到底是什麼時候藏在里面的呢?”

    “首肯,士道的話有線索麼?”

    “線索嗎?就算這樣說…”士道困擾的撓了撓臉頰:“說起來琴里和四糸乃,有聽到有人造訪的相信嗎?”

    “不,誰也沒有哦,但是…”

    琴里仿佛想到什麼似的抱住雙臂.

    “但是….怎麼了?”

    “我…和琴里在家時,聽…到了外面…有聲音…恐怕是有人在….偷窺….”

    代替琴里回答的四糸乃眉毛皺起八字,雙肩不停微微地顫抖著。

    “原來如此,看起來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十香和美九遇到的恐怕也是:並非士道的粉絲而是AST或者DEM的爪牙。”琴里露出為難的表情這樣說著.:“請大家都提高警惕.我這邊也會讓【RATATOSKR】開展調查.”

    對琴里的建議、大家連忙點頭.只是七罪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掩住嘴巴.

    ◇

    翌日

    “兄·長·大·人!”真那“嗙”的一聲踹開客廳的大門.

    士道正坐在沙發上休息,被突然闖進來的真那嚇到翻起了白眼。

    在確認家里只有士道、沒有別人之後.真那闖進門直接走向士道.

    “好久不見了兄長大人,對真那突然造訪請多包含。兄長大人還是身體強壯心情愉快吧,是不是有些健康過頭了呢”

    看到立在面前的真那連珠炮一般地盤問自己,士道不禁撓了撓眉梢。

    “稍等一下真那,這究竟 …”

    “回答無用!在大人的場合應該站起來回話!”

    就這樣食指向前勾了勾.士道於是困惑的站立起來.

    真那滿足的抱起雙臂:“昨天稍微的,調查了一下兄長大人的女性 關系.”

    聽到了這樣預想之外的話士道不禁冷汗直流.

    “還有呢,兄長大人已經墮落成為腳踏八條船的小白臉這件令人驚異事也是確實過了的呢。”

    “八船………”

    士道從內心發出感嘆:不論被傳了謠言還是明明開了後宮卻沒有自覺,無論那邊都很不名譽.

    真那嚴苛的站著,發出“呼——”地聲音,“男人一生,誰能夠愛一位女性!的說.如果處處留情,女孩子們不就太可憐了嗎?因此——”

    真那的目光射向士道,舉起食指“砰”地點向士道的眉心

    “好了,就在這里說吧!兄長大人的選擇是誰?兄長大人最喜歡的——是誰?”

    “誒…”聽到了真那的話,士道臉上不禁染上驚愕之色.

    從公寓來到五河家的十香,看到一直關著的玄關大門打開了,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是當然的,尤其是當看到琴里四糸乃美九耶俱矢夕弦躲在打開的客廳大門後面時。

    “在幹什麼啊,大家?”

    所有人都舉起一根手指比劃出“噓——”的樣子.

    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十香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對.連忙閉緊嘴吧踮起腳走到大家的一邊。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樣?”小聲地問著.

    琴里她們沒有回答,只是將視線越過門看向客廳.十香也隨著她們把視線投向客廳里面。

    發現了客廳中,存在著兩個人:其中一位便是這個家的家主:五河士道,另一位則是士道的實妹:真那。

    “士道和真那嗎?…到底在做什麼呢。”十香這樣說著,中途就停下來話語。

    理由很簡單。

    “來,選擇吧!兄長大人——十香四糸乃琴里耶俱矢夕弦美九七罪然後是折紙小姐,兄長大人的話最喜歡的,到底是誰?”

    舉手指向士道,喊出了這樣的話.

    “啥…”十香瞪大了眼睛

    其他精靈們也都無言的繼續註視著客廳.

    咚咚,胸口激動不已。士道喜歡誰呢?好想知道!好想知道.

    這時士道露出困擾的表情,悄悄地開口:“這麼突然地….”

    “像男人一樣,兄長大人.真那的兄長必須要像男人一樣!”

    真那單手叉腰,用強勢的口氣這麼說.

    撓了撓頭之後,士道“呼”地吐出一口氣:“我知道了,那麼了喲!畢竟我是真那的兄長啊!”並下定決心地看向真那.

    “欸,有那樣的覺悟很好,那麼回答吧——兄長大人最喜歡的、到底是誰?”

    士道深吸了一口氣.

    在門外守候著的十香她們看到這個反應,同時屏住呼吸。

    士道註視著真那的面孔,就這樣清楚地說道:

    “是四糸乃!”

    聽到了這樣的話,門外的精靈們身體一震,一齊註視著四糸乃.

    不能發出聲音的情況下,反而更想要交流.在明白了士道的話後,眾人一齊混亂起來。一個個目光遊離冷汗直流.特別是四糸乃:臉頰完全被染紅了,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表情.

    然後,與大家困惑的表情相反,士道繼續著熱烈的話語

    :“已經…不能再忍了啊,我一直是愛著四糸乃的、她就是我心田的綠洲啊!”

    士道把手放在真那肩上,這麼說著。

    “………”

    聽到這樣的話,十香有一種心被揪住的感覺。

    四糸乃的話十香也很喜歡,士道喜歡四糸乃的事也不是不知道.但是為什麼?聽到這樣的話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想要推開門走進客廳去,可是…

    讓十香停下來的理由,就在客廳那邊:真那直勾勾的盯著士道

    “…”就像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不良漫畫里出現的太妹一樣,不過有些不明白,為什麼真那頭上好像出現了“?!”的情緒符號。

    “….咦!”看到這樣突然的轉變,正在熱情訴說愛意的士道猛的打了個寒戰。

    “剛剛有些…沒聽清呢。就麻煩再說一遍吧?兄長大人~說出那樣不正常的話,還有表情!果然是…”

    “那那那那個….”士道臉頰旁不停流下冷汗,用細如蚊鳴的聲音回答:“果然還是…十香?”

    “…….嗯?”再度遭到了真那的恐嚇.

    “咦…是琴里!”

    “……”

    “那麼果斷是耶俱矢!”

    “哦?”

    “真的是夕弦啊…!”

    “欸…?”

    “其實是美九.”

    “唔…?”

    “啊對了,折紙!”

    “我·沒·聽·清。”

    “那個那個….差不多還剩下七罪了欸?”

    “——什麼嘛!”

    聽著真那回以鄙視的語氣,士道露出哭泣的表情全身戰栗著.

    幾秒後,又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啪”地睜開眼。

    “是嗎?是這樣呢!”

    看著那個樣子的真那吐了口氣:“呀咧呀咧,終於明白過來了麼?”

    “對不起啊真那,我真是個笨蛋啊!明明眼前就有這麼可愛的妹妹!”

    “啊?”聽到士道的話真那皺起眉頭

    “欸,不對…等——”士道發出無力的聲音,然後:

    真那對著士道的臉上直接來了一掌。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剛剛的玩笑也太過分了。請好好回答真那的問題,兄長大人!!!”

    真那一副爆出青筋心頭火起的樣子說道。

    “既然已經這樣回答了就請原諒我吧,在廣大的受害者面前去勢,這樣的事不是不行吧……?”

    士道即將再度發出悲鳴的時候十香推開了客廳的門闖了進來,眼睜睜看著士道遭受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行的

    大家也和十香想得一樣,同時闖進客廳里來。

    那邊被驚到的真那在確認了精靈們的身姿後做出“…”的樣子、雙手離開士道並飛快的退到窗邊。

    “真那絕不會坐視兄長大人變成這樣的小白臉的,下次再見時就做好覺悟吧!”

    留下這樣的話,就從窗戶逃到外面去了。

    “餵,真那!回來!”琴里連忙追了上去但是——遲了。真那“咻”地一聲翻過圍墻很快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外了。

    “沒事吧士道——!”

    “達——令——?”

    “庫,被那廝給逃掉了.”

    眾人驚叫著奔向倒在地板上的士道.

    “啊啊,大家…”

    士道發出虛弱的聲音,掙紮著擡起手:

    然後,一瞬間、被十香她們包圍著的士道身上發出淡淡的光芒,接著“砰”的一聲.變成了嬌小的少女。

    “七…七罪?”

    琴里不禁拔高了聲音喊到.沒錯,到現在為止出現在少女們面前的是擁有著變身能力的七罪,如果集中註意力就可以看出不同來.可是在沒有參照無法比對,視線範圍外、又是那麼緊張的情況下。沒有人能夠發現其中的不同吧。

    “七罪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琴里這樣責問著,七罪踉蹌地擡起身子回答:

    “不…那個奇怪的丫頭好想在調查士道…所以我就準備了陷阱大作戰對付她…的說.”

    “那麼剛才的回答?”

    “那是中途被她察覺了所以就擅自…說的.”

    聽到七罪和的回答精靈們總算松了一口氣。

    “討厭啊居然是這樣聳人聽聞的事…”

    “啊啊~真的被嚇了一跳吶!”

    精靈們各自發出安心的聲音。這樣琴里露出嚴肅的表情。“這樣可糟了吶。”

    “唔?怎麼了琴里,士道不在這里不是很好嗎?”

    “不是哦,如果在我們和這只罪魁禍首對話的時候。誤會了事實的真那遇上士道…會怎麼樣?”

    “啊——?”

    精靈們同時,瞪大了眼。

    “真是的,沒想到兄長大人居然是這種男人…真是不敢想象.”

    真那來回“嗙嗙”地晃動著手中的塑料袋走著。明明有給兄長大人她們特別買了土特產想要送給她們,可完全沒有抓住送出來的時機.都對士道作出了那麼無情的回答還怎麼交給她啊!

    先前被無情地對待的士道的臉浮現出來,真那咬緊了牙關。

    的確,讓士道做出這樣選擇的人是真那,但是無論士道選擇的是誰,但那並不是在沒有對一個人出手的場合下啊。

    做出和所有人kiss這樣的事,把大家的心意丟在一邊說著“我的真愛不是你呀只是和你玩玩罷了哇哢哢”這樣的話,怎麼能在道義上通過呢?

    真那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向右拐的時候,

    “啊,真那!這不是真那嗎?”從右邊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是!….誒?兄長大人…”

    真那面向聲音的方向發出了驚訝的感嘆,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那正是剛剛見過的兄長:五河士道的面孔。

    “哦,追著真那過來了嗎?幹得不錯呢,那麼是要說些什麼呢?新的回答嗎。”

    “蛤?你再說什麼啊!”

    “說什麼?當然是剛剛的選擇啦。十香四糸乃琴里耶俱矢夕弦美九七罪、還有折紙小姐、兄長大人的選擇到底是誰?”

    “為什麼要…選?”

    “好了快回答我!這已經是真那忍耐的極限了”

    士道一副困惑不解的表情,感覺到了真那不同尋常的壓迫感,於是看向真那,說:

    “選擇這樣的話,我做不到。”

    “這樣不負責任的話!!!”

    “只選擇一個人的話,我會生氣的喲。對我來說,大家都是最重要的、哪怕少了一個人都不能接受。所以我的回答是——全員!”

    帶著神妙的表情士道這樣回答到。

    “欸——”真那放松了表情。“比想象中花費了更多時間呢。也很好啦,這樣才是真那的兄長大人.剛剛那個看來只是別人假扮的吧!”

    士道再次露出來吃驚的表情。

    “確實,真那只說了能選擇一人。但實際上那樣的本心,希望一個女孩子幸福的本心,卻是存在著的。”

    真那換上了從歌舞伎學來的見聞:哢 地睜開眼睛。

    “伸出手來約定:兄長大人一定要這樣給大家幸福。”

    “誒…”

    “你的回答?”

    “哦…我知道了。”

    真那趁勢按住了士道的手,“那麼,失禮了,兄長大人。這個請拿著。”

    真那把手中的塑料袋遞給士道。

    “這個是什麼啊?”

    “兄長大人真是健壯呢,下次再見的時候,真那已經成為姑母了吧!”

    說罷揮揮手告別了士道。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留在路邊的士道腦內一片空白的目送著真那的背影。

    一瞬間覺得真那剛才的話中有說不明白的地方,想要追上去問清楚,卻已經看不到真那的身影了 。

    於是士道只能無言的看看剛才真那交給自己的塑料袋。

    袋子里面裝著奶瓶、紙尿褲這樣的育兒用品。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士道呆然發出感嘆。
[發帖際遇]: appboy 不幸喝到「英狗狼」的毒茶飲,因而獲得健康賠償 1 楓幣. 幸運榜 / 衰神榜
複製連結並發給好友,以賺取推廣點數
簡單兩步驟,註冊、分享網址,即可獲得獎勵! 一起推廣文章換商品、賺$$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立即註冊

正在連接伺服器...
打開冰楓聊天室
廣告刊登意見回饋關於我們職位招聘本站規範DMCA隱私權政策

Copyright © 2011-2021 冰楓論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小黑屋|意見反饋|手機版|Archiver|冰楓論壇

GMT+8, 2021-10-20 14:21

APP Store下載 Play Store下載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