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楓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79|回覆: 0

[連載中] 橘公司 -【DATE A LIVE 約會大作戰】或守Quest

[複製鏈接]

879

主題

1

好友

1237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64909
帖子
920
主題
879
精華
0
積分
1237
楓幣
57
威望
1235
存款
0
贊助金額
0
推廣
0
GP
0
閱讀權限
70
性別
保密
在線時間
48 小時
註冊時間
2014-6-8
最後登入
2021-10-16

積分勳章 幼兒勳章 性別(女) 懶人勳章 性別(男) 太陽勳章 神手勳章 音樂勳章 2015年紀念勳章 發帖達人 私服達人 instagram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2016年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發表於 2015-10-16 23:23:11 |顯示全部樓層

“——起來了快起來了!我可愛的小士道喲。”

    “嗯”

    某一日,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不斷搖動的觸感,和震動著自己耳膜的:或守鞠亞的聲音,士道慢慢睜開眼睛。

    “鞠亞。”

    “嗯、什麼事?”

    士道揉了揉眼睛擡起身子,聽到名字被交到,鞠亞輕輕點了點頭。以美麗的銀色長發和碧色的雙眸為特征,實際年齡未知。不過從嬌小奢華的玉體看起來比士道年紀更小就是了。

    “嗯?”

    看到站在床邊的鞠亞後,士道再次揉了揉眼睛。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穿著深色的法袍並帶著看起來很古老的長杖;完全就是幻想系遊戲中出場的魔法使那樣的打扮。

    “什麼打扮啊這是= =”

    “魔法使。”

    鞠亞平淡的看著他說到。

    “不,這個一眼就能看出來,不過為什麼”

    說到這里,士道不禁停下了。改變了的不僅僅是鞠亞的打扮;平日見慣的房間、竟然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古舊的西洋式建築。

    難不成到現在為止還在夢里

    士道於是更加用力地揉了揉眼睛。

    ——可是房間依舊沒有變回自己熟悉的樣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

    “五河士道,請快點換好衣服。”這樣說著,鞠亞把士道的替換衣服拿了出來。

    但是鞠亞手上的並不是士道平時的私服或制服之類的。而是幻想系作品中【正義的夥伴】那樣的鬥篷,綴連著收納在鞘中的雙刃長劍;看起來簡直就是經常見到的RPG當中的勇者大人的裝備。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個。”士道說。

    鞠亞不可思議的歪歪頭,“昨天晚上,不是告訴你了麼?”

    “昨天?”聽到鞠亞的話、士道皺起眉頭搜索著自己的記憶。

    “五河士道,我明白了。【愛】的話,不在極限狀態下就無法誕生是嗎?”

    昨天晚上在五河家的客廳里鞠亞突然發出這樣小聲的感嘆。

    “額突然說這些幹什麼啊?鞠亞。”

    “其實今天我和十香她們的談話過了,和士道的:相遇。”

    “相遇?”

    “是的。為了明白【愛】是什麼,它的起點,也就是【愛】這個概念的誕生——兩個人相遇之時的事情不知道是絕對不行的。”

    鞠亞直視著士道的眼睛這樣說

    “——【愛】是什麼?”

    那是鞠亞出現在士道面前起不斷提出的問題。也是成為士道她們打破目前僵局的鑰匙也不為過的命題。

    士道發出“嗯~~”的聲音,眼神來回徘徊看著周邊:看慣了的墻壁、床、天花板、以及熟悉的客廳。

    但是,這里既是五河家又不是五河家。

    ——這里是【RATATORSKR】制作的“想象空間”

    數日前,士道進行精靈攻略的訓練是,進入了某個遊戲世界當中、又因為意外的BUG的出現而失去了回到現實世界的方法。

    作為BUG而被想到的,就是現在在士道目前的少女:或守鞠亞。操著口癖不停地追問【愛是什麼?】這樣的問題。

    回答出這個問題,是將閉塞的現狀打破絕不能放松的。士道和同他一起被導入這個遊戲世界的十香她們在和鞠亞度過的日日夜夜里卻並沒有得出一點成果。

    “說起來啊相遇的話差不多是很重要的事情呢。但是你從里面發現了什麼嗎?”

    “五河士道和大家的相遇,雖然方式各種各樣但有一個傾向是共同的!”

    “傾向?”

    “是的,就是都是在戰鬥或者極端危險的狀況下發生的。”

    “啊”

    士道撓了撓眉梢,說起來是那樣沒錯。

    話說回來,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也是當然。從多少年以前就朝夕相處的妹妹放過不說,就算和自己一起被導入遊戲世界的少女們也都是AST啊精靈這樣了不起的存在有這樣粗暴的相遇也是情理之中。

    “然後呢,這就是你推導出的結論?”

    “【愛】的產生,一直是在極限的狀態下。”鞠亞挺了挺小巧的胸部這樣說。雖然一直以來都是幾乎看不到表情的樣子、都是現在的她看起來卻是誇耀般的、自信好像滿溢出來的感覺。

    “不為什麼會有那樣的發現啊?!”

    面對著士道

    “嗯我和十香的相遇也僅僅是一般的罕見現象啊、普通的情侶做出那樣騷動的相遇可是不行的呢!”

    “沒有那樣的事,也會產生吊橋效應那樣的狀況嗎?在波瀾壯闊的冒險下,【愛】的產生不是更容易嗎?”

    “不,嘛、不做那樣的事情也可以的吧?那個假說的準確性誒是怎麼回事來著呢啊哈哈”

    士道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四周。士道她們所在的幻想世界,是以現實存在的天宮市為模型的,在這里生活的人們也都是模仿現實而產生的角色。既然沒有新精靈的出現,AST、DEM之類的也沒有出場的可能了。現實的威脅既然解除了,鞠亞說的波瀾壯闊的冒險必定難以實現了。

    但是,鞠亞自信滿滿地點點頭。“不用擔心,已經想到方法了。”

    “方法是什麼?”

    鞠亞翻轉裙子、背對著士道。

    “——是從明天開始的有趣的事情。晚安、做個好夢。”

    “餵,等等!”士道頰畔留下冷汗。

    聽到了士道的呼喚,鞠亞轉身鞠躬行禮。然後邁著“噠噠”的小步走出五河家。

    完全想不到鞠亞要幹什麼,也沒有從她的話里想出什麼。士道無奈的上樓走回自己的房間。

    “然後,這就是你說的波瀾壯闊的情況?”士道只能任額頭上的冷汗流過頰畔。

    “是的、勇者五河士道,去和你的夥伴們一起打倒魔王吧。”

    聽了鞠亞的話士道只能扶額

    實際上,鞠亞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將這個幻想世界重組,甚至進行與士道她們原來的世界沒有關系的再設定。就是說這次,將以天宮市為藍本的遊戲世界整個的改變成了幻想系RPG風格的存在。

    “幻想系RPG一定會有這樣的紀錄:加入危機狀況的演出、和同伴一起在困難面前屹立、完成使命的滿足感這樣的預測下一定能了解到【愛】的本質!”鞠亞猛的握拳、這樣主張著

    腦子里不劃過各種各樣的想法是不可能的。要怎麼做呢?想要回原來的世界不回答出來鞠亞的問題是不行的。士道握緊了拳。

    “我知道了,那麼就交給我吧!打倒魔王的具體方法是——?”

    聽了士道的話鞠亞滿意的點點頭。

    “好的,首先要去集合一起旅行的夥伴:共度苦樂、締結下深厚羈絆的重要的少女們,然後不必客氣地用愛來教♀育她們吧!”

    “這樣直白的說法真讓人想要抵♀抗啊”

    士道苦笑著搖搖頭。

    鞠亞一點在意的樣子也沒有,只是把【正義的夥伴】式鬥篷放在床上。

    “既然這樣就快換好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你。”

    只留下士道一個人的房間里。他長嘆了一口氣,開始換鞠亞留給他的衣服。

    “啊——”士道低聲感嘆。看了看自己的勇者裝扮雖然設計極具藝匠可這奇妙的羞恥感是怎麼回事?

    算了,這不過是個開始;士道抓起擱在墻壁的長劍沖著鞠亞的背影追了出去。

    “哦哦哦!”士道發出這樣的感嘆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不只是士道的家,就連視線所及的地方也發生了變貌,石板鋪路街上行走的人們也是,變成了中世紀歐風的服裝。就連自行車也成了馬車。

    “好厲害啊”士道被這樣徹底的改變感動,瞪大了眼睛。

    “來了呢,五河士道。”聽到了待在五河家旁的鞠亞發出的聲音。也早就見到她這樣的裝束所以不是很在意,可是她卻完全沒有違和感地融入了這里才比較令人在意。

    “那麼,快點去尋找你的夥伴吧!”

    “啊啊,但是:夥伴的話,要到哪里尋找呢?”

    “那邊哦!”鞠亞指了指五河家旁邊的建築物。

    旁邊一直是精靈們居住的公寓,現在卻變成了寬敞的兩層建築;和里面放著的酒樽相呼應,外面則掛著酒瓶形狀的巨大招牌。

    “酒館?”

    “是的、冒險者總是在酒館聚集。”

    “唔嘛,是怎麼回事吶。”

    我們可是未成年雖然想這麼提醒,但是在這樣的世界觀下又顯得太不識趣了;於是士道帶著鞠亞像大人那樣的走進了酒館。

    雖然還是白天,可是酒館里仍然見到了不少人,和街上行走的村人不同:法衣和鎧甲纏身。一眼看起來就是冒險者那樣的打扮。

    “好了,快點去店主那里去要冒險者們的情報吧!”

    士道在鞠亞的催促下走進店的里面去,看來這樣的年紀是可以進入酒吧的。

    里面,一位面帶睡顏的女性把視線投向士道和鞠亞她們。

    “呀,歡迎。來這里是初次?”

    “!!!令音小姐!!!”士道不假思索的拔高了聲音。在這里做什麼?【RATATOSKR】的分析官兼士道的副班主任,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不僅如此還穿著大大開放出鎖骨與胸部的衣服,雖然不想可是還是忍不住盯著士道連忙移開視線。

    無論如何,真正的令音都不會出現在這里,也就是說:這只是AI創造出來的NPC?

    “鞠亞,這個是”

    “令音小姐是這間酒館的女店主、負責冒險夥伴的介紹;快打招呼。”

    “額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嗯,多指教。”士道低下了頭,令音也輕輕的擺擺手。

    “請快些介紹冒險的夥伴給我們,店主。”

    “那麼,想要些什麼職業的呢?”令音怎麼說著,轉身正對著士道和鞠亞她們。

    “嗯?勇者和魔法使已經有了、接下來應該是負責回複的僧侶和承擔激鬥任務的戰士吧?”

    “原來如此,那麼僧侶和戰士的話,就像店主拜托吧。”

    “嗯,了解那麼——”令音“乓乓”拍了拍手,仿佛呼應似的,酒吧的深處現出了一位擁有著夜色長發和水晶色雙瞳的美少女。

    “——十香!”

    “哦哦,士道、或守!”聽到士道的呼喚十香這個人露出了明麗的表情。

    “十香,那樣的打扮”士道皺著眉指向十香。

    現在十香的裝扮是披著法衣,手持裝飾著華麗寶石的錫杖。

    “嗯!我可是僧侶一類的家夥呢!”說罷“嘿嘿”地挺起了豐滿的胸脯。

    “也就是說十香是僧侶,這樣對吧?”不同於自信滿滿的十香,士道流著冷汗這樣說。

    為什麼這樣說呢?沒有別的意思,不過感覺十香更適合當在前線揮舞著大劍的戰士之類的啊。

    “唔?有什麼問題嗎?”

    “不,硬要說的話也沒有既然是僧侶的話那麼應該會使用回複魔法一類的吧?”

    “唔~當然咯!因為是僧侶嘛!”

    “真的= =?”

    “你不相信嗎?”

    聽到士道這樣意外的話,令音摸著下巴說:“不是不信,只是有這方面的印象這樣吧?

    那麼,稍稍給他看看吧。或守——”

    鞠亞身段放低,用手中的法杖向士道的小腿掃了過去。突然的襲擊令士道按住小腿蹲在地上。

    “突然之間幹什麼啊!”

    “就是現在,十香!”

    “啊,交給我吧!”十香用力的點了點頭,彎下身子溫柔地捧起了士道的手。

    “放心吧,雖然現在很痛可馬上就會好起來的!”那樣低頭捧起士道的手並眉眼低垂的樣子、簡直就像對神祈禱的修女。

    “難道說真的?”

    正當士道這麼感嘆的時候,十香抓起了士道的中指、用力掐著。

    “呀啊啊啊啊啊!”突然的劇痛傳了過來;十香看著那樣子驚訝的問到:

    “士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發生什麼你在做什麼啊!!!”

    “唔如果哪里痛的話,手指用力的掐其他地方分散同感就好了我是聽令音說的想實踐一下這樣。”

    “那不是治手指痛的方法嗎!”

    “哈?!”十香驚訝的瞪大眼睛、看樣子現在才反應過來。

    “對對不起士道你你現在還痛嗎嗎?!”

    “不已經沒事了。說起來小腿那里確實不痛了”

    “太好了!”

    士道這麼說著,十香“呼”地一下放松了表情。實際上手指和小腿那邊更痛,士道自己也說不清楚了。

    “令音小姐,戰士的話在這里嗎?”士道忍住眼淚面向令音,令音再度拍了拍手。

    這次從酒吧的深處傳來“沙啦沙啦”拖著什麼重物的聲音。

    然後出現的是全身被鎧甲緊緊圍繞、用力推著重劍的擁有著紫銀色長發的少女:全民偶像誘宵美九大小姐是也。

    “哈哈推薦非常感謝。將聚集起來的壞蛋們——啪嗒啪嗒、全部代表月亮消滅掉火力超群的魔法少啊不對是重戰士你的夥伴誘宵美九的說喲”

    “美九難道你是戰士?”

    “啊達令多多關照咯”完全就是一副喘不上氣的樣子、“啪嗒”一聲倒進座椅里。看起來是一直拖著笨重的鎧甲和重劍體力透支了。完全是分配錯了角色啊!

    “鞠亞,美九和十香的角色是不是反了啊?”

    “大丈夫萌大奶、困難越多的一方在超越極限時的快樂也就更多。”

    “但是”

    “比起這個,下一個冒險者要出場了。”

    在鞠亞開口的同時令音再度拍了拍手。

    過了數十秒,還是沒有誰從里面出來。

    “稍稍等下、”士道疑惑地歪歪頭,令音向著酒吧的深處走去,幾秒後、牽著一位小臉完全羞紅的女孩子走了出來。

    左手戴著兔子手偶,身材嬌小的少女。全身被包裹在大大的鬥篷里。

    “四糸乃”

    “士道先生”聽到被士道呼喚名字四糸乃的臉顯得更加紅了。

    “在做什麼啊那個打扮?”

    “啊,這個嘛是因為——”手偶:四糸奈發出了回答的聲音,然後抓著鬥篷的一端,一口氣拉了下來。

    “呀——!”

    “什?”

    鬥篷下隱藏的衣裝暴露在外,士道不自覺地瞪大了眼睛。

    不知為何下面隱藏的,竟是露出面積堪比泳衣的、煽情的舞女裝。

    “四糸乃的話,好像因為舞女的裝束感到羞恥呢~”

    “——四糸奈!”四糸乃好像要哭出來一般地叫著,連忙拾起鬥篷隱藏起身體跑到美九身後躲了起來。

    “沒事吧四糸乃?”

    “嗯”四糸乃害羞的低下頭。

    看了又是一個角色分配錯誤的

    “那麼接下來——”鞠亞好像毫不在意的,向令音催促著接下來的冒險者。

    令音再度“乓乓”地拍著手。

    幾秒後,好像要和剛才的四糸乃對比一般,一道身影已超快的速度直直撞進士道懷里來、隨即:咽喉被冷徹的利器扣住的感覺。

    “哼哼、有破綻哦,勇者大人?”

    全身被黑衣包裹、強氣的少女,翹起唇瓣——士道的妹妹:琴里。

    仿佛是對士道進行問候;抱起了雙臂說道:

    “我乃是酒吧女主人推薦的冒險者;將成為你強力的夥伴的:Assassin——琴里是也。”

    “阿薩辛?”

    “就是刺客的職階啦!”

    “哦哦!”總算有一個看起來很管用的夥伴啦,士道不自覺地發出贊嘆。

    “當然,技能決不僅僅是暗殺、斥候啦隱秘行動也完全沒有問題的喲!”

    “那不是超厲害嗎?!”

    “——然後就是在戰鬥中,目力捕捉不到的速度!”

    “嗯嗯!”

    “還可以在對方的口中放進帶毒的糖哦!”

    “說了半天是服毒啊!”士道拔高聲音,退後一步看向琴里那邊,頂住自己咽喉的不是匕首利刃一類的東西,而是琴里最愛吃的珍寶棒。

    “什麼嘛,戲文嗎?”琴里露出憮然的表情。

    “不、和之前的技能相配些不好嗎?難道說沒有有效的攻擊手段了?”

    “無路賽!你個問題男孩。”

    琴里把珍寶棒放進嘴里仰起小鼻子“哼”了一聲。

    “那個,琴里。你把那個糖果放進嘴里真的沒問題?”

    “”

    在士道說的同時琴里臉色變得青紫嘴里噴出白色的泡泡就這樣仰面倒了下去。

    “琴琴里!”

    “這樣可不行十香快用解毒魔法!”

    “噢,交給我啦!”

    聽到了令音的話十香“呼呼”的揮起拳,“嗙嘰”一聲猛砸在琴里的鳩尾穴上。

    “庫哈”琴里發出苦悶的叫聲吐出混雜著唾液的不明紫色液體那個看起來就是混在糖果里的毒藥了。

    “好嘞這樣就安心了!”

    “物理技!?”

    十香一副搞定收工躊躇滿誌的樣子一手叉腰,士道不禁發出驚嘆。

    “琴里是個冒失鬼小姐做出這樣的事也不奇怪。”

    ““在糖果里面摻進毒藥哪點正常啦!!!”

    “好了店主接下來的冒險者”

    “你倒是聽我說話啊餵!”

    沒有理會士道的大叫令音轉過身去。士道長嘆了一口氣,稍稍出現一兩個有能力的冒險者吧額滴神呀。

    “那麼,接下來的冒險者是:八舞姐妹呢。”

    “耶俱矢和夕弦嗎?但是,沒有和她們適合的職業了啊?難不成是商人啊學者之類的”

    “在說什麼啊!她們的職階可是空中作戰的專家——龍騎士呢!”

    “——”意外的回答讓士道瞪圓了眼睛。

    龍騎士,顧名思義就是驅使著龍參與戰鬥的騎士們,擁有值得驕傲的機動力和攻擊力,在戰場上大活躍這樣沒錯了、況且八舞本來就是操控颶風的精靈,這樣的話再適合不過了。

    “真的嗎?那就拜托了!”

    “嗯嗯、期待著吧——耶俱矢、夕弦。”

    令音再度拍拍手,從酒吧深處現出大大的身影。

    首先看到的是夕弦;身著精致雕刻的輕裝鎧甲,手中握緊長槍、那樣凜然的姿容,讓人一眼看去就覺出強大的力量。

    可當看到夕弦騎♀著的龍的時候、士道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不知為何夕弦胯下騎♀著的,是穿著龍的裝束趴在地上的,和夕弦仿佛如同鏡像一般的少女。

    “這個令音小姐?”

    “嗯、介紹一下吧。龍騎士夕弦,和作為龍的耶俱矢。”

    “問候,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士道。”

    “——噢噢噢噢噢噢噢!”當夕弦發出問候的同時,胯下的“龍”發出了並非驕傲的咆哮立起身子來把夕弦狠狠地甩了出去。

    但,不愧是龍騎士,夕弦輕巧地穩定住身姿,在地面上漂亮的著陸了。

    “為什麼我是龍夕弦是騎♀士啊!這麼考慮不是太奇怪了嗎!!!”

    “疑問,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耶俱矢是夕弦可愛的寵♀物不是麼?”

    “你說什”

    “愛撫,乖~乖~”

    好像要寬恕突然站起來的耶俱矢似的,摸摸她的腦袋、耶俱矢發出“呼嚕嚕~”的聲音並轉過身把腹部露出來。

    就在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夕弦再度抓緊了韁繩,

    “哈?你啊啊在幹什麼——啊啊啊!”

    “繼續,乖~乖~”

    “嗯~咕喵”耶俱矢又乖乖露出腹部,不過為什麼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那麼,後面的又是?”士道連忙把目光從兩人身上移開轉向令音。想象不到這樣的狀態就能去挑戰魔王,難道連給我一個可靠的夥伴這樣的願望都無法實現麼。

    “嗯,下一個。”

    令音拍了拍手。又是一個人影從酒吧深處出現了。

    和到剛才為止的不同,人影出現的時候地面微微的震動,轟鳴的雷聲開始響起。“哐哐哐——”放出來這樣威嚴的BGM。

    一位少女向前走到士道面前,垂及肩頭的短發,人偶般無表情的面容——正是士道的同學:鳶一折紙。

    但是;全身被黑衣纏繞,頭上戴著雙角,讓人不太明白她的職業。

    “折紙這個打扮是?”

    “魔王。”

    “Last Boss?!”看到折紙無事一般的回答士道發出大叫。

    “為什麼魔王會在酒吧里面?打到魔王難道不是冒險的目的嗎!”

    “冷靜下來。”

    面對狼狽的士道、令音被手搭在他的肩上說。

    “她作為魔王和你們所要打倒的全部的敵人是不一樣的;最初被設想為敵人的魔王為了打倒真正的大敵而結成共同戰鬥,也有這樣的關系不是麼,在有什麼人作為魔王敵人的世界觀下、多一個夥伴也很好不是麼。”

    “是那樣的事沒錯麼?”

    “沒問題,為了勇者士道的勝利!”

    怎麼說著抓起了士道的手。

    十香猛的插過來大聲喊道:“你這個家夥、不要碰士道!”

    “不要多事,魔王和勇者的事情、沒有僧侶插手的余地。”

    “在說什麼啊?魔王和勇者不是對頭嗎!”

    “你什麼也不懂,昨天的敵人就是今天的戀人。即使是一直敵對的雙方、也有產生愛情的可能。比起這個,你是僧侶,是以侍奉神為工作的人,根本不能得到人生伴侶的。你不要說話。”

    “什?”

    十香露出驚愕的表情,看來並不是把僧侶和其他詞語混淆了而是確實明白了折紙的意思。但是很快,就為了取回氣勢一般猛然搖了搖頭:

    “沒問題的,只要把士道看待成神就不是不行了!”

    聽到這話,折紙罕見的雙肩一顫。

    “從你的嘴里聽到這話真令人意想不到;確實士道是相當於神的存在”

    “就是這樣!既然士道是神那麼我可”

    “——但是你依舊要出局!”

    “什麼?明明已經這樣”

    “你不過是侍奉神為工作的,下位存在。而我則是與神對等的,能夠將作為神的士道吞噬與侵蝕的存在;恐怕只能夠用【惡魔】一詞來稱呼了吧!”

    “這樣不明不白的臺詞是怎麼回事!?”

    十香和折紙又一次爭吵開始了,士道連忙從兩人之間逃了出來。面向混亂的酒吧里。

    “那麼,令音、這就是所有的人了嗎?”

    “不,還有最後一人。”

    令音拍了拍手。

    這次是裝束著村娘服飾的少女,從酒吧深處走了出來。

    一眼看上去並不是戰鬥的類型。但當士道看清楚來者的面容後,立即印象一變。被紮成長短不一的雙馬尾,左右異色的雙瞳,左眼赫然刻上了時鐘的文字盤。

    少女露出優雅的笑容、提起裙裾行禮:“貴安,小女子時崎狂三。職業是村民哦~”

    “騙人的——!”

    聽到狂三的自我介紹士道拔高了聲音驚叫。

    “啊啦啊啦?怎麼這樣,勇者大人。明明從哪里看都是普通的村民呢!”

    “那個打扮!不論從哪里看都太勉強了吧!”

    “那樣的事情才沒有呢,不過就算是人畜無害的可愛的小村娘,也可以擔當起把魔族斬盡殺絕的任務喲~”

    “魔王啊!隊伍里第二個魔王啊啊啊啊!”

    士道驚叫著,已經沒辦法做什麼了。

    就這樣:以討伐魔王為目的的勇者團隊集結完成了。

    勇者

    魔法使

    僧侶

    戰士

    舞女

    阿薩辛

    龍和龍騎士

    魔王

    村人

    共計十人。冒險現在,開幕了。

    “也就是說,魔王現在在什麼地方?”士道轉過頭對走在她左側的鞠亞這麼說著。

    現在走在士道身旁的、只有鞠亞、十香、美九三人。至於其他人都只好請她們乖乖坐進馬車里跟隨了。

    拉車馬是美麗的白馬,招展的旗子上大書特書【FRAXINUS】幾個大字。實在是精細的工藝呢。

    然而在街上行走的只是包括勇者在內的四人。其他人都被不得已的苦勸進了馬車,原因不是別的:她們對【用愛來教♀育】的理解,恐怕會發生非常不可收拾的事情。

    雖然大家都面露不滿,可是也知道在遊戲世界里違逆鞠亞是不行的,只好在經過猜拳之後、輪流坐上車待機。

    “是,”

    要回答士道的問題一般、鞠亞點了點頭。“魔王之城在北方大陸的中央位置。”

    “北方大陸?”

    “這個世界被分成四個大陸;首先是南方大陸,然後經過西方大陸。最後通過飛艇”

    “不不,那樣的方式不是會花費很多時間嘛!”

    “請不要擔心、沿著大陸移動,是遊戲畫面的基準。到那里還不算大。”

    “所以成了沒用的發言嘛啊哈哈!”士道苦笑著說。右邊的十香好像要跳起來一般地說:

    “但是士道!冒險可是有趣的事情呢!當然就要一步一步地走到才是啊!”

    這樣說著並興奮的把頭扭過來。

    “嘛那樣哦嘿!可不好嗯~冒險本身很有趣。哦哦呵呵。”跟在後面的美九發出這樣的回答。嘛,雖然用輕鎧替換掉了之前穿著的重鎧,但是背負的大劍仍然具有相當的重量,讓美九一副喘不上氣的樣子。

    畢竟也不是不明白十香美九她們的話,士道回頭看看周邊的景色。比起數十分鐘出發前發生了驚人的改變

    ——寬廣的草原、一點都市的痕跡都看不到。是平時不多見的自然風光。

    “好棒的景色呢!這個也是鞠亞做出來的嗎?”

    “雖然不明白你在說什麼。這個世界正是它本來的樣子。好了,為了守護這片景色快點去打倒魔王吧!”

    “是是。”

    士道吐出口氣看向前方:草叢里發出“沙沙”的聲響、數只像果凍那樣的東西飛竄出來。

    “是史萊姆呢”士道擺出架勢的同時,鞠亞這樣冷靜的說。

    的確在眾人面前出現的、就是RPG里面經常現身的史萊姆、阿米巴一樣半透明的身體蠢動著。

    “小心哦,大家!要上咯——”

    士道這樣喊著、美九十香鞠亞也各自擺出攻擊的架勢、就在美九把背後的長劍抽出來時,平衡崩潰向前倒下去。

    “呀啊!”

    “美九!當心——”這樣不假思索地喊出來。畢竟美九面前:可正是聚集成一群的史萊姆啊!

    “庫——”十香一猛地一踩地面,飛快的奔向美九,可是——

    吃了,史萊姆擁上來,襲向十香和美九的嬌軀。

    “唔這個”

    “咿呀呀呀!”

    十香和美九的身體被包裹起來、可是:

    “唔?”

    “啊啊,呸嗒呸嗒的”

    十香疑惑地歪著頭、美九的眉毛蹩成八字,明明是這樣、卻並沒有受傷呢

    “沒事吧?你們兩個。”

    “唔唔、雖然開始感覺很不舒服,但是完全沒有受傷哦。”

    “這邊也是呢。沒有其他地方受傷呢。”

    看著似乎無事的兩人,士道撓了撓眉毛;鞠亞則仿佛進行說明一樣地走了出來:

    “史萊姆是一般出現在遊戲開始的怪物、並沒有什麼攻擊力。”

    “什麼嘛嚇了一跳”

    “但是——”

    “?”

    隨著鞠亞的話轉過頭,此時:美九和十香發出了悲鳴。

    “什麼啊這是?”

    “啊啊咿呀——!”

    “你們兩個怎麼!”

    士道驚訝的瞪大了眼,不知為何兩人的衣服漸漸溶解了。

    “——雖然那樣的接觸很少,但是史萊姆會溶解裝備可是幻想系的常識。”

    “鞠亞!”就在說這話的時候,史萊姆也漸漸糾纏上鞠亞的法衣。

    “沒問題的,我是魔法使。所以衣服自然帶有防禦。”明明肌膚也開始漸漸暴露出來鞠亞卻並不臉紅,無事一般的說。

    “問題不在那里吧!”

    這麼說著,將鞠亞法衣上附著的史萊姆甩掉、史萊姆躥向地面逃走了。與此同時十香和美九也把被侵蝕的衣物簡單的扯了下來。

    但這並不是結束、離開了鞠亞十香美九她們的史萊姆,又重新聚集在一起變化成一只巨型的史萊姆。

    接下來、草叢里也出現了新的史萊姆,好像要把士道鞠亞她們圍起來一樣的展開。

    “什!”士道發出滿是驚訝的叫喊、巨型史萊姆仿佛誇耀力量般伸展身體向十香美九那邊掃來。

    士道連忙抓住十香和美九的小臂跳開。下一個瞬間、她們剛才所在的地方就被巨型史萊姆占據了。

    美九和十香她們現在已經是半裸了,要是再吃上一記攻擊肯定會全部暴露出來。

    怎麼辦,對於僧侶和戰五渣戰士而言打倒王者史萊姆太過困難了,士道鞠亞又被包圍、車上的同伴們在輪流休息中

    這時、一個點子浮現在士道的腦海

    “十香!對著史萊姆用現在記得起的最強的治愈術!”

    “欸?那樣的話不是會讓史萊姆更強的嗎!”

    “好了很緊急。所以,相信我。”

    “唔嗯我知道了。”

    十香明白了什麼似的點點頭,離開了美九,直直向著巨型史萊姆走去。

    然後用力揮拳,猛地砸向巨型史萊姆的中心部位。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巨型史萊姆被彈的飛了出去、留下一塊碎片蠢動著,隨即被地面吸了進去。史萊姆們畢竟是有一點智能的,看到情況不對連忙放松了對士道鞠亞她們的包圍逃進了草叢。

    “好!”看到事實和自己設想的一樣、士道握緊了拳。

    十香看看自己的右拳、又看看史萊姆們呆過的地方、驚訝的睜大眼睛。

    “回回複魔法把史萊姆打倒了嗎?好厲害原來這才是弱點。”

    “事實上,不光是史萊姆、其他怪物也是不擅長對付回複魔法吶!多多嘗試吧!”

    “唔!就那樣嘛。”十香浮現出無邪的笑容。

    被她用了回複魔法絕對完了。 士道這樣想到。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士道一行人繼續著她們的冒險。

    並沒有因為能力值太低而不便,也沒有陷入戰鬥或是苦戰。

    這樣想來也是當然,畢竟一行人中擁有著九人都是精靈、AST這樣的。不可能被路邊的雜魚擊倒同樣沒有中圈套的可能。

    但是在街道或是迷宮區、處理的難度可就要高上了不少。比如說在選定巫女的較量中四糸乃由於太羞恥而施加了隱身;在別人睡著時盜取藥材;為什麼每次吃飯折紙都會去買的東西

    不過最大的修羅場還要數八舞姐妹參加了街心的賭場並賭上了全隊的財產,導致現在全隊說是給賭場幹活都不為過。

    總之,在經歷了一系列困難之後,一行人終於到達了北方大陸的中央:魔王之城。

    看著在薄暗下聳立的大門。士道吐出一口氣。

    “終於,到了是嗎。”

    聽到這句話眾人一致點頭。

    “好嘞、就這樣達到魔王取回世界和平吧!”

    “嗚呼呼~這里經常發出聲音呢!”

    “大家加油哦”

    “快點解決掉咯,然後我要回闊別已久的床上好好睡個飽。”

    “常暗之主喲,可敢見識身為破滅之龍的妾身的威力——?”

    “首肯,夕弦我們所在的隊伍是最強的。”

    “Emding決定是我和士道的婚禮了。”

    “啊啦啊啦,魔王大人也好像很美~味吶!”

    總感覺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不過現在不是註意這些的時候。

    馬車是不能夠隨隊伍跟進來的,算是見證了隊伍的前進吧。

    作為十人的大型團隊,目的必然不是在最後的迷宮前和魔王之城的敵人苦戰,而是要溜到魔王控制的最後的大門那里。

    “那麼,要開了哦!”士道這樣確認到。

    大家一起點了點頭、在士道身後站成一排。士道把鑰匙插進鎖內,然後扭開。大門發出“哐哐哐哐——”的聲音、向左右兩側打開。

    里面是黑暗而廣大的空間,如同帝王的謁見廳一般。巧匠裝飾起一排一排的壁燈,居中則是巨大的王座。

    王座上面有一個人形:披掛著漆黑的鬥篷、從騎士甲胄看不到面孔,生者一大一小兩只角;

    就如同歪曲的剪影一般。

    “庫庫庫——終於來了麼勇者們喲!”

    嘛,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和耶俱矢很像呢。

    “看了不是闖過我魔族精銳守護的王城呢!呵啊哈哈、人類真的很顧忌生命呢。”

    不,雖然這麼說。但是這個小隊里九成都是精靈喲。

    “我很中意你們,如何?只要跟從我的話就把這個大陸的三分之一賜給你們。”

    的確是個精明的魔王、這樣的提議也難以叫人拒絕但是;

    士道把手中的劍指向魔王。這把劍是把傳說中的勇者們使用過、據說一定能夠殺死魔王的劍

    “拒絕!倒下吧魔王——”

    “庫庫,愚不可及!”

    魔王從玉座上站起來,揮起了鬥篷:

    “很好、那麼就讓你見識見識吧——魔族的王者之力!站好了啊——”

    就在魔王這麼說著的瞬間: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士道背後的精靈們一齊擁了上來、襲向魔王。

    “欸?”魔王發出了驚慌的聲音、但是已經遲了。

    魔王被村人操控的黑影捉住雙腳、被在戰士高揚的歌聲下僧侶的治愈魔法打中、被阿薩辛在嘴里放進毒糖果、有體驗到魔王的陰♀濕攻擊、被龍騎士的高速連擊吞噬。

    最後,是舞女戴著手偶上前來摸了摸頭

    接著,直直地當場到了下去。

    看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魔王,精靈們一直發出了“噢——!”的聲音。

    “終於做到了哦士道!”

    “啊啦啊啦,看起來一口氣也沒有了呢!”

    “你這個家夥根本不配用魔王的名字;果然和士道相配的魔王是我才對呢。”

    士道握住傳說中的勇者之劍撓了撓臉頰:嘛,這樣人多欺負人少、魔王也有些可憐呢。

    總之,這樣的話【打倒魔王】的目的就算是完成了。士道故意咳嗽一聲然後面向鞠亞。

    “魔王已經打倒了,這樣的話就可以了麼?”

    “”

    士道註意到了鞠亞不滿的表情。

    “怎麼了鞠亞?”

    “不,只是:並沒有得到預想當中的結果呢。”

    說起來這次冒險的目的:就是要在危險中明白【愛是什麼】呢,由於成員的充實、危機也縮小到了最低限度。就算路上經歷了什麼困難,結果也不會有太大變數。

    “嘛,畢竟都這樣了。只好明天再努力咯。”

    “是這樣呢。那麼,王座上那個寶箱——只要把寶箱還給國王我們的冒險就算完成了。”

    “嗯,明白了。大家——王座上”

    說到這里,士道停住了話語;

    原因很簡單,剛剛被大家打倒的魔王直直地站了起來。

    “快跑——大家!”

    士道心中有著不祥的預感,其他人也都猛地一踏地板身形暴退。

    就在下一個瞬間:魔王的身形如同被煮沸一般暴漲起來,體積不斷擴大、生出巨大的尾與翼、跟著長出牙齒,就像耶俱矢打扮成的龍一樣。

    但是身體各處都生出眼球、暴露出筋肉的皮膚——那個印象一言蔽之:怪物。

    “什麼啊這是”

    那是即使對魔王自身也是及其珍貴的第二狀態。雖然這麼說:可是和之前見過的怪物感覺不一樣;在幻想系的世界觀中、這樣的變化應該只會出現在僵屍一類的身上、大概不論A到Z級都不會有。

    就在這時魔王巨體活動起來、“呼”地甩出長尾。

    “——庫”

    “什!”

    就在這里的十香和琴里被擊中打向墻壁、硬生生地砸進里面去。墻壁的碎片嘩啦啦掉了下來。

    接著魔王張開大口吐出可怕的火炎襲向那邊的八舞姐妹、若不是回避的快遭受直擊一類的大慘事也是不可避免的。

    “餵!大家——千萬不要放松警惕!”

    確實、和之前出現的怪物完全不一樣。明確的持有著殺戮的意誌和與之相配的力量。

    可以說是一行人面對的最大的威脅也不為過。

    “鞠亞、這樣過分的家夥是你弄出來的嗎?”

    “我的印象里、根本沒有這樣的設定。”

    “那是怎麼?”

    “為了查明,給我一點時間。”

    鞠亞仿佛陷入冥想一般、立在當場。

    可是魔王不會遵守戰場上的禮節、它吞入空氣然後仰起頭

    那樣的動作不會有錯、和剛剛噴出火焰的動作相同。

    士道的想法是正確的、魔王張開巨口:在鞠亞面前綻放出火焰噴射器那樣的一擊。

    “鞠亞——”

    士道就這樣、半無意識的沖了過去。

    鞠亞感覺到身體漂浮在空中。

    可是有一些不明白、但很快就理解了是士道抱著自己跳開,以及這樣做的理由——

    鞠亞先前所在的地方、已被魔王吐出的灼焰覆蓋。如果鞠亞沒有被士道抱開:大概已經燃燒殆盡了吧。

    通常的話在這個世界、是沒有東西能夠傷害到鞠亞的、但明確的是:那個魔王根本不是尋常的存在。那麼是偶然的BUG呢還是

    打斷了鞠亞思索的,是抱著她的士道不尋常的狀態。

    保護著鞠亞的士道、並沒有完全從火炎下避開,鬥篷已經被燒落,在背上留下了令人心痛的傷痕。

    鞠亞並不存在的心臟感到一陣猛地收縮襲來。

    奇妙的感覺、為了自己,士道受了傷。在確認這一點的同時、明明自己沒有受傷,卻渾身被痛感撼動著。

    “沒事吧鞠亞?”

    “沒事,不過比起這個你的傷”

    “啊啊,這些事情習慣了。”

    看到那個表情鞠亞心臟又一次感覺到了痛苦和震顫。

    是什麼感覺呢?快感嗎,痛苦嗎?一言難盡的感覺呢。

    鞠亞混亂的時候,十香發出震撼耳膜的喊聲、然後發動治愈魔法向著魔王猛沖過去。魔王的身體猛地一震。

    別的精靈也是接著十香:不論是之前學到的魔法,還是把別的東西;就這樣簡單的攻擊。

    但是:四面八方的攻擊也將魔王的註意從鞠亞身上拉開了。

    鞠亞搖搖頭、揮去剛才奇妙的感覺再度瞑起雙目

    魔王的身體被淡淡的光芒包裹,行動也越發遲緩了。

    “——鞠亞?”

    “原本是能夠完全停下來的,現在的我也只能做到這麼多了。”

    “啊啊,足夠了。”

    明白了鞠亞的意圖,士道從地上站起來。背上的傷口已被治愈了,如果是依靠士道原來的那個世界的力量是沒辦法做到的。

    然後高高舉起長劍、由程序決定只能被勇者使用的劍,擁有著唯一能夠斬殺魔王的光之力——將世界一震的神器。

    “果然斬殺魔王的,不是勇者不行啊。對不起了魔王、能給你最後一擊的:只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猛地一踏地板越了起來,然後揮下劍:對準魔王的眉心。

    “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在留下這樣的悲鳴後、魔王的身體橫倒在地上。片刻之間化為粒子、消失在空氣中。

    “哦哦做到了哦士道!”

    “庫庫,看你這麼努力不如給一個及格分吧!”

    “贊許,相當能幹呢。”

    “啊啊都是多虧了大家的幫助啊。”士道不好意思的笑笑,把劍插回鞘里、而後向鞠亞那邊走去。向躺倒在地的鞠亞伸出手:

    “能站起來嗎?”

    在接觸到士道的手的時候,鞠亞好像有些明白了自己的心情。

    “鞠亞?”

    “謝謝。可以的。”

    鞠亞裝作平靜的樣子拉起士道的手,就這麼站了起來。

    北方大陸正中:魔王之城聳立的高塔上,少女在邁著輕盈的舞步。

    擁有著黑鐵色長發、那定制的漆黑修道服正在與風兒嬉戲,來回在塔頂徘徊。

    “看來,已經打到魔王了呢那麼你在這次冒險中可否明白【愛是什麼】了呢?”

    這樣說著,擡起美妙的唇瓣。俾倪著魔王城的領地中,獲得勝利得到光之寶石的勇者一行人。

    在中途介入了魔王的程序可是仍然果然撥弄既存程序的力量還是不夠呢。

    “嘛,畢竟作出了這樣好的事情。你的冒險、就算在旁邊看著,也顯得好快樂呢”

    繼續說著:

    “你心中萌芽的感情:對那個的了解我就占先了。”

    少女——或守鞠奈。咚地一踩地面、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已經從幻想世界回到了原來的天宮市。

    昨日打倒魔王凱旋的勇者一行人受到了歡歌狂飲的盛宴邀請從所見的都是華麗的長袍鎧甲、輝煌的皇城變回了自己熟悉的房間。看來是睡著的時候呢。

    參加了昨天冒險的一行人聚集在了五河家的客廳。討論著昨天冒險的感想:

    “感覺真的好厲害呢,我還要再來一次或守!”

    “嗯嗯~想起來實在是刺激呢,但是下次的職業請拜托一定要是歌姬~”

    “我想要當穿著法衣的魔法使”

    “那麼下次我要當龍騎♀士,而且要騎♀在作為龍的夕弦身上!”

    “思案,這樣也不是無趣要讓耶俱矢像落馬那樣的落龍~”

    “我的話pass,比起這個還是早早想回去的方法比較好。”

    “嗚呼呼,這樣也不壞嘛!太過焦急可是什麼也得不到的哦!”

    “接下來希望的職業是士道的新娘。”

    對於這樣開心的話題、意外地大家都很高興。

    但是仍然有一名面露難色的少女:鞠亞。

    “怎麼了鞠亞?腦子里還在想魔王的事情?大家都已經沒事了喲!”

    “確實明白了那樣的心情,但是【愛是什麼】仍然沒能夠明白。是時候嘗試可能性更高的方法了呢!”

    “啊哈哈”看著鞠亞和以前一樣、士道不假思索的苦笑。

    聽到這話,折紙動了動眉毛。

    “那樣的話還有一個方法。”

    “方法?是——”

    折紙輕輕點了點頭。

    “你為了明白愛是什麼,一定要明白愛發生的過程;那麼這個有一試的價值你要記住:”

    “願聞其詳。”

    “精神醫學用語:斯德哥爾摩癥候群。”

    “餵!Stop!折紙——”士道連忙打斷折紙。但是,遲了。鞠亞已經開始了情報的檢索。

    “斯德哥爾摩癥候群、的確,受害者和犯人長時間共處、產生了近似同情、思慕的感情原來如此,對恐怖的對象也有產生愛的可能嗎?有趣的主意;有一試的價值。”

    “等一下,到底在做什麼啊?”

    “首先大家變成犯下大罪的兇犯:五河士道就是被綁成一團的人質”

    “對不起啊啊啊!!!!”

    五河士道的悲鳴,響徹了整個電腦世界。
複製連結並發給好友,以賺取推廣點數
簡單兩步驟,註冊、分享網址,即可獲得獎勵! 一起推廣文章換商品、賺$$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立即註冊

正在連接伺服器...
打開冰楓聊天室
廣告刊登意見回饋關於我們職位招聘本站規範DMCA隱私權政策

Copyright © 2011-2021 冰楓論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小黑屋|意見反饋|手機版|Archiver|冰楓論壇

GMT+8, 2021-10-24 23:09

APP Store下載 Play Store下載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