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楓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29|回覆: 0

[連載中] 春日みかげ -【織田信奈的野望】織田信奈的野望 X High School D×D

[複製鏈接]

879

主題

1

好友

1237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64909
帖子
920
主題
879
精華
0
積分
1237
楓幣
57
威望
1235
存款
0
贊助金額
0
推廣
0
GP
0
閱讀權限
70
性別
保密
在線時間
48 小時
註冊時間
2014-6-8
最後登入
2021-10-16

積分勳章 幼兒勳章 性別(女) 懶人勳章 性別(男) 太陽勳章 神手勳章 音樂勳章 2015年紀念勳章 發帖達人 私服達人 instagram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2016年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發表於 2015-10-16 23:17:12 |顯示全部樓層

織田信奈的學園

    「這到底是哪里?利休!播磨!禁忌的異世界武將召喚術『禦廄零式』失敗了!』

    「利、利休?(因為織田家人才不足,才要從異世界召喚人才,但我們卻好像被召喚到不知名的房間了。)」

    「姆。木頭地板。毛茸茸的毯子。燭臺跟長椅。這里明顯是南蠻人的房間。而且,西梅歐我們站在奇怪魔法陣的中央。這個魔法陣,不是西梅歐畫的。」

    「……肚子餓了。」

    「餵餵。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應該不會弄錯法術,穿越到英國魔術師的房間吧?不過,16世紀不應該出現的家電,放在這個房間里。」

    「就是如此,相良良晴。看來,這里是原本不會有所交集的異世界,姆!」

    「哈。就是太過放縱幼女武將,使用召喚魔術,才有這個下場。信奈,培育武將要更腳踏實地。」

    「怪我了?是你的錯吧,良晴!就是你在法術途中踏入魔法陣,才會有這個突發事態!」

    「冷靜!現在不是同伴分裂的時候!當下,就是我成為你們隊長的時候了!」

    「別再說未來語了!」

    某日發生的事情。

    即將在京都本能寺舉辦茶會之前,天下布武大業步步邁進的姬大名‧織田信奈,在本能寺把煉金術師兼茶人、千利休,以及南蠻科學軍師黑田官兵衛叫來,『用妖怪すねこすり的召喚法術,從異世界叫來武將吧』,強人所難。

    「因為最近錄用了荒木村重,攝津順利平定了,但織田家的武將還是不夠!大和的筒井順慶,只會坐山觀虎鬥,沒什麼用處,能夠扛起丹後跟河內和泉的人,也還沒找到』。我雖然是不仰賴神佛的合理主義者,但能派上用場的話,煉金術跟魔術什麼的,通通都要利用。南蠻的黑魔術有『召喚惡魔』對吧?你們兩人能使用類似本地妖怪すねこすり的召喚法術吧?就用這個法術,從異世界召喚優秀的武將過來!」

    利休跟官兵衛互看彼此。

    「……利、休(すねこすり是住在這個世界的妖怪。是失去身體只剩靈魂,有如風中殘燭的妖怪,只是我們利用南蠻技術,給了他人工精靈的肉體罷了。沒辦法從異世界召喚武將的)。」

    「召喚魔術呢。我知道術式的作法,但這並不科學。況且,真能順利從異世界召喚武將就好了,如果一個不好召喚出惡魔,事情不就大條了?」

    「哈哈,播磨。做不到嗎?你的勁敵、竹中半兵衛,不就能使用陰陽術,召喚最強式神、前鬼嗎?而且,真要說的話,播磨你召喚出來的女孩子,只是妖怪すねこすり啊?小家子氣呢。你們兩人之間的差別,可說是判若雲泥呢。你不想奪取天下第一軍師的寶座了?」

    天下第一軍師!能夠超越竹中半兵衛了!被這個NG單字拐到的黑田官兵衛,表情一變!

    不愧是『黑官』!根本是壞人臉!

    放著慌張的利休,官兵衛『姆!交給本人西梅歐!不就是從陌生的異世界,召喚出最強武將嗎?哈哈哈!』很快在榻榻米上,劃出六芒星魔法陣。

    「……利、休~(這是打開原本絕對不能開啟、通往異世界門扉的『禦廄零式』魔法陣?可能會發生無法預料的事態。最好住手吧?)」

    「不用擔心,利休師傅!雖然沒聽說『禦廄零式』有召喚成功的例子,但把織田信奈收集的名物茶器放在魔法陣,加上本人西梅歐獨家的『電磁氣』,就能順利實現!幸好今天天氣很差!在本能寺的庭院架起十字架當作避雷針,讓雷電打下來!從雷電奪取電磁氣的力量,透過延伸到室內的線路,流入魔法陣,就能打開通往異世界的門了!」

    「電磁氣?十字架?避雷針?播磨,總覺得很刺激呢!肯定能召喚出強力的武將!惡魔也無所謂,若是能贏過武田信玄跟上杉謙信,就算是惡魔之手我也會握住!」

    「……利、利休……(啊啊。發生什麼事我不管了。)」

    嗡嗡嗡嗡嗡!

    「打雷了!打中播磨架在庭院的十字架!」

    「……利、利休?(魔法陣發光了!)」

    「喔喔喔?每次每次都是在最後一步失敗,今天本人西梅歐卻是一發成功啊!好像在作夢!點燃黑官一流的煙火,就是在這個時刻!吹吧,暴風!打下吧,閃電!喔喔,織田信奈、師傅!很危險的,離開魔法陣!」

    官兵衛『公主!運氣到來了!這下子,織田信奈就是天下人了!哈哈哈!』浮現黑暗笑容後,在魔法陣旁邊手舞足蹈時──

    從現代穿越來的未來人武將‧相良良晴,頭上戴著虎皮裝飾的嬌小姬武將‧前田犬千代,兩人什麼都不知道,就走進這個房間。

    「幹什麼?跳舞?」

    「……肚子餓了。」

    然後,踏入發出怪異光芒的魔法陣中央!

    「哇!你幹什麼、相良良晴!出去、出去,不要阻撓本人西梅歐的術式!揍死你喔!」

    「利、休(不要。不把人拉出去的話!)」

    「良晴?犬千代?不能進去魔法陣!過來這邊!」

    「咦?魔法陣?為什麼戰國時代的本能寺,會有這種玩意?」

    「……給我外郎糕的話,就過去。」

    「糟糕,發動了!織田信奈、師傅!快點拉住他們的脖子,把人抓出去──呀啊啊啊!」

    信奈他們所在的本能寺某個房間,出現耀眼閃光。

    被卷入魔法陣的五個人,從室內消失了──

    「所以說,我們五人穿越到異世界了!既然都穿越了,哭哭啼啼也不是辦法!船到橋頭自然直!就把這個南蠻房間,當成織田家的新本城,火速召開軍議!」

    織田信奈的適應力太異常了。都陷入這等事態,只說了一句『船到橋頭自然直』,就接受事實的英雄氣度,良晴『這樣好嗎?』吐槽之後,感到佩服。

    「姆!根據犬千代偵查的報告,這里是名為『駒王學園』的國家!然後,這個房間是名為『神秘學研究社』的『社團教室』!」

    「……在建築物外搜索時,遭遇松田、元濱兩名足輕。『這是COSPLAY嗎?小貓醬』,把犬千代侮辱成小貓,用朱槍教訓他們後,哭著說會洗新革面做人。算是好人。」

    「這樣啊。沒聽說過名為駒王的王呢。犬千代,那兩人呢?」

    「……取得『羊羹』這種點心後,放逐了。這就是、羊羹。外觀像是外郎糕,但這是會纏著舌頭、有強烈甜味的異世界點心。材料似乎不是米。咬咬。」

    「所以,你才會從剛剛就一直吃點心!既然都抓到人了,卻還把敵兵放走是怎樣?真是!」

    「……利、休?(『學園』是什麼地方?)」

    「沒錯。這里是相當類似未來日本的異世界!這棟建築物,是高中的校舍!從沒有學生往來的這點推斷,這里不是當作上課教室,而是單純當作文化社團教室的舊校舍!」

    「咦咦?我們沒用到三種神器,就來到良晴的世界了?那那那那麼,得跟良晴的父母打聲招呼!還還還還還請多多多多指教!」

    「不、不對啦,信奈。首先,這里不是我原本的世界。」

    「什麼?這不是害我嚇了一跳嗎?」

    「這里很接近我的世界,但不一樣。利用室內這臺電腦,拜了估狗大神,我原本住的城市,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不過,這本漫畫單行本。有我喜歡的『七龍珠』啊……喂,官兵衛!別把電腦分解了!這樣就沒辦法搜集情報了!」

    「好棒!這種像是薄鐵板的機械,是什麼?真想帶回去戰國時代,姆!」

    拿CPU回去也沒用處啊,良晴吐槽。

    「況且,我們還不清楚該怎麼回去戰國時代。我們因為偶然發生的事故,穿越到這所駒王學園了。」

    「……利、利休。」

    「羊羹、好吃。」

    「怎麼辦、信奈?」

    「說過橋到船頭自然直了。既然不知道怎麼回去,就只能往未來邁進了!這也是天命!只能以駒王學園作為舞臺,達成天下布武了!這所學園,就改名為信奈學園吧!」

    「姆!然後,占領這間神秘學研究社的社團教室,改名為『天下布部』!」

    「就是這樣、播磨!『天下布部』!把這間教室當成我的本城,名字相當好!首先查明分散在這所學園的戰力,做出簡略的勢力圖跟地圖!比較棘手的勢力,就要送出禮物打好關系,別大意了!」

    「這是織田信長的慣用手段啊。等等,信奈!學園不是用來打仗的!這是年輕人們過著和平生活、讀書、運動、戀愛的夢幻空間啊!雖然我高中是完全沒有桃花運的黑暗時代。」

    「不過,沒有好東西可以送人呢。那麼,就展開奇襲,把敵人的重要據點直接燒光光吧!除了這棟校舍,學園好像還有其他城池,就依照順序一棟棟燒掉。我們的兵力只有五個人。沒有兵糧,守城也很難。」

    「聽聽我靈魂的嘶吼啊!」

    「姆!一切就交給本人西梅歐吧!首先,朝對面的校舍進軍,占領『食堂』!食堂堆積很多用來供應這所學園足輕的兵糧!這就是斷糧攻勢!」

    「很好呢,播磨!那麼,就占領食堂,把足輕餓死曬乾吧!」

    「……利、休?(既然這樣的話,我想要茶室)」

    「對呢,也要占領茶室!找出來!」

    「……貓在這所學園的人氣好像很高。狗才是最棒的,要讓學園里的足輕認識到這一點。」

    「所以說,這里是本貓寺信徒的學園?那就不必客氣了。」

    「等等、等等、等等!你們!別拿戰國時代的那一套,用來攻略學園!拜托,聽聽我這個有過學園生活的人說話!餵,信奈,別把日本刀拔出來!這違反槍炮刀械管制條例!」

    雖然我習慣了現代日本,但這些人是貨真價實的戰國武將啊!良晴淚眼汪汪抱住信奈,拼命阻止她。

    但是,根本無法阻止有生以來,第一次穿越到異世界的信奈。

    「放手,良晴。讓我砍砍看那個箱子!切斯托~~!」

    信奈打算把放在社團教室角落的紙箱一刀兩斷,高高舉起刀。

    這個時候,咿咿咿咿咿!社團教室響起女孩子的可愛慘叫聲。

    「……」

    「奇怪?信奈的身體停下來了?喂、信奈?」

    「……啊?剛剛發生了什麼?我要砍的箱子消失了?」

    良晴『真的。不只信奈,我們的身體也有一瞬間停止了?』抓抓脖子。

    「這……這難道是……時間停止的能力?果然,我的不祥預感猜中了?」

    「什麼意思?良晴。」

    「很像我的世界,但這里不只科學,還是魔法高度發展的世界!這所學園太危險了!」

    「姆!攻略難度很高!這樣才值得平定!」

    「代表不是像我這種自稱第六天魔王的人,而是可能有真正魔王存在的世界?呵、呵、呵,越來越有鬥誌了!」

    「你太好戰了!果然,不找出回去原本世界的方法就不妙了!啊啊,可是,很難割舍能夠合法拜見JK制服女高中生跟體操服的學園生活!死掉之前一次就好,讓我看看真正的學校泳裝!」

    不過,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回去?良晴貼著魔法陣『喔喔喔~發光吧』大聲吼叫時,房門靜靜打開了。

    走廊,站著一位金發美少年。

    「歡迎,異世界的各位。『一進一出』。這是召喚術式『禦廄零式』的規則。」

    「……利、利休(美少年)」

    「……同樣是異世界的人,卻跟良晴完全不一樣。」

    「姆!這里是跟相良良晴原本世界不同的異世界,本人西梅歐能接受了!」

    「啊啊啊啊!對、我想起來了!學園生活的殘酷現實,我想起來了啦~~~!教室就是老子的後宮,只有一部份帥哥能掌握所有女生的落差、屈辱、絕望,想起來了!特技只有閃躲避球跟戰國SLG的我,就是魯蛇、輸家、進化的敗犬、金字塔的最底層啊!沒錯。光是在學園說說『給我揉胸部』,就會被女孩子群體鄙視!我想回去戰國時代了!帥哥去死!」

    你很像一誠君啊,少年笑著。

    「我是木場佑鬥。神秘學研究社的社員。現在,神秘學研究社陷入非同小可的事態。為了解決問題,請各位務必協助。無論如何,都需要各位的幫忙。」

    「困難。」

    「事態?」

    「……想吃羊羹。」

    「利、利休~」

    等等!為什麼穿越到了異世界,第一個打照面的人就是帥哥?這哪里出錯了吧!這種時候,應該是巨乳的可愛女孩子,乳搖乳搖跑出來吧!良晴大叫,但自稱木場的少年,只有苦笑。

    「不過,不能讓事態惡化下去。其實,今天早上我們神秘學研究社,也進行了『禦廄零式』的術式。神秘學研究社只是個招牌,其實我們是惡魔莉雅絲‧吉蒙里社長的眷屬。所有社員都是惡魔。啊,也有天使。」

    「「「「「惡魔!?」」」」」

    「剛剛那個紙箱里面,就躲著具有時間停止能力的社員。停止打算砍壞紙箱的各位時間,躲到社團教室里面了。」

    「停止時間???」

    穿越到很不得了的世界了。啊,早知這樣的話,就該把梵天丸帶過來。良晴想著。

    「不過,說是惡魔,但純血種很少。一般作法,是讓人類這些異種族轉生,增加眷屬數量。顧問阿撒塞勒老師說,『說是絕對不能實行的禁忌異世界戰士召喚儀式『禦廄零式』,不會想試試看嗎?理由?還用說嗎!三年級的學生畢業後,我們需要更加強化(胸部)戰力。只能從異世界召喚出更強更強的(胸部戰士了!』這麼對一誠君洗腦後,我們就進行禁忌的召喚術式『禦廄零式』了。雖然一誠君在一開始還說『就算是為了胸部,這也太危險了』,但阿撒塞勒老師『你有女朋友就滿足了?要在這里停止成長嗎?成為後宮王的夢想去哪了?那是夢想。野心。饑餓跟渴望』巧妙煽動後,就進入了詭異模式。不過,前往異世界的『禦廄零式』魔法陣,跟社團教室的魔法陣,看來互相連結了。」

    「就是說,從我們原本的世界,召喚五個人過來?」

    「是的。以一誠君跟莉雅絲社長為首的五名社員,都被召喚到異世界了。而且,可靠的阿撒塞勒老師,突然被叫去『DXD的會議』,暫時不會回來學校。剩下我急忙調查『禦廄零式』,找出發生這種意外世界的理由。『一進一出』。這是『禦廄零式』的隱藏規則。我所在的世界,曾經有過天使、惡魔、墮天使三方勢力混戰、出現大量犧牲的時代,但就算在那種嚴苛狀況下,也沒有人實踐這個術式。即使有機會從異世界補充戰力,但這邊也一定會損失戰力。就是這麼一個簡單規律,才沒有人敢去實行。」

    「召喚五人後,會被反召喚五人過去!?戰國時代的本能寺,出現五個惡魔!?到底怎麼回事???歷史、歷史之壁啊啊啊!」

    「是啊。可以的話,要盡快把一誠君他們召喚回來。為此,也非得把你們五人送回去原本的世界才行。」

    信奈跟官兵衛互看彼此。

    「很難相信呢。播磨,有什麼看法?」

    「織田信奈。你想怎麼做?」

    「天使、惡魔、墮天使的三方大戰!就像是聖書『默示錄』那樣,讓人心生向往呢!這也是命運喔。一定要親眼看看!統一日本放在之後也沒關系吧?為了將來『織田信奈的大航海時代』,這是很貴重的經驗。」

    「姆!不愧是織田信奈!對困境感到喜悅,就是野心之人該有的本性!我知道了,交給本人西梅歐!」

    「你們啊~社長不回來的話,神秘學研究社的人很麻煩吧?」

    「很麻煩啊。不過,各位是從戰國時代的織田家穿越過來,『本能寺之變』會變得如何?明智光秀沒來嗎?」

    「哇、哇!帥哥,別在信奈她們面前說這些話!會無法收拾的!」

    「這樣嗎?真是抱歉。」

    「……外郎糕好吃,但羊羹也很好吃。很為難。」

    「……利、利休~(想要茶室)」

    「也給我一些羊羹,犬千代!跟外郎糕有哪里不同?」

    「這個烏龍茶是什麼?吃點心的時候,想要有抹茶來配啊。咬咬。」

    呼,信奈沒聽到。太好了。

    良晴拍拍胸口時……

    叩叩。

    從木場關上的門,走廊方向傳來敲門聲。

    「兵藤一誠,在嗎?是我。曹操。有些事找你,我過去了。」

    「曹、曹操?為什麼『三國誌』的英雄,會出現在日本的學校?」

    「這個世界,有一般歷史、神話的英雄跟神靈在活動。但這下不妙了。曹操是握有『黃昏聖槍』的大人物。若是被發現神秘學研究社現況少了一誠君他們五個人,就很麻煩了。應該說,得知這間社團教師發生非同小可的異變後,曹操才會親自過來調查吧。」

    「騙他說關羽在這邊看家吧。曹操的話,應該就會乖乖回去。」

    「你叫良晴君、是嗎?你的外表跟體格,很像一誠君。只要把發型這樣這樣的話,就是影舞者了。來,穿上我的制服。」

    「我、我嗎?影武者?」

    「不要露出馬腳,繼續說些跟女孩子胸部有關的話題。一路講下去。」

    「怎麼?不必扮演也行嗎?那好。」

    美男子脫了!姆,美男子的裸體!好白……利休……信奈她們幾個姬武將興奮歡呼時,良晴在頭上塗了幕斯,讓頭發翹翹後,變成『冒牌一誠』打開門。

    門外面,出現另一個帥哥。單眼戴上眼罩,『姆?你真的是兵藤一誠?一段時間沒見,臉有些變了?變得很像猴子啊?」

    根本沒用,一下子就被懷疑了啊,木場!良晴在心中哭泣,但也不能當場爆料。

    「你、你才是吧,你是正牌的曹操?」

    「你說什麼?」

    「你根本不是曹操。你才不是跟『織田信長的野望』並稱不朽歷史名作SLG『三國誌』的魏國大將啊?」

    「啊啊。那個曹操是我的祖先。身為後代的我,沒有大胡子啊。」

    「不對!我不是在說『三國誌』!就算現實跟遊戲不同,但我很清楚!我可是個正常人!別想騙我!曹操!在我的認知中!是個金發美少女!」

    「……啥?」

    「就是這樣!就像織田信長,其實是天下第一美少女織田信奈,現實中的曹操,肯定也是個美少女!寫在歷史上的胡子曹操,根本是個假貨。是某個混帳扭曲,把曹操改寫成男人了!就跟織田信奈被寫成織田信長一樣!一定是儒教的影響!被儒教洗腦的歷史家,不想留下戰場英傑們,其實是一群美少女的真相!就是說,如果你是真正的曹操,是個男人的話,就很可疑了!」

    「……兵藤一誠,你的歐派大腦又進化了,在腦內把我女性化?」

    「我知道的,曹操!你是因為一些不可告人的因素,才女扮男裝!不用說了,這是生在亂世的無奈。所以說,你那看得見胸肌的胸部,其實是用纏胸布卷起來的巨乳。摸下去就知道是歐派的可能性──」

    「……住手,別碰我。你在洋服崩壞跟乳語翻譯後,還開發出女體化的魔術了?只有這個不行。就算是你,只有這個不行。偏離正道,是變態所為。不,兵藤一誠的戰術難道很正經嗎……?」

    「呵呵。摸過不就知道了?我抓我抓我抓。」

    「……啊,我好像感冒了。突然感到一陣惡寒,先回去了。算我求你了,別在腦內把我女性化……」

    曹操說『我頭很痛』按著額頭,回去了!

    「不愧是良晴君。雖然聽不懂你在唬爛什麼,但能讓那個曹操惡心到頭痛撤退的詭異臺詞,演技出色啊!」

    「哼。我雖然表現得很詭異,但那只是把我累積下來的真心話,通通說出來而已。不過,洋服崩壞跟乳語翻譯是什麼?」

    「不曉得該不該告訴異世界的客人……哈哈。比起這點,光是摸到男性身體,就能變成女生生體的女體化魔術嗎?對胸部無比執著的一誠君,這是尚未開發過的夢幻方向啊。而且,如果我女體化的話,一誠君或許也會對我……」

    「餵,木場。總覺得你眼睛變得水汪汪,臉還紅起來了?」

    「不能這樣下去了。要快點把一誠君叫回來,讓他鉆研夢幻奧義‧女體化魔術才行啊!」

    「咦?」

    為什麼要把曹操那種美男子趕走呢?信奈她們拿起文庫本,一本本砸向良晴。

    「曹操跟織田信奈,明明這是唐國跟日本代表性英傑,互相碰面的好機會!跟曹操同盟的話,明明就有可能奪取這個天下了!」

    「幹!我不能接受!好不容易被召喚到異世界,為什麼我只遇到男的!沒有美少女嗎!!!!!」

    「有很多美少女,但今天來到社團教室的女性社員,通通都被召喚到戰國時代了。潔諾薇亞她們則是在進行選舉布置。」

    「嘛,美少女的話,現在這里就有四個,不要唉聲嘆氣了,相良良晴!既然這個世界有曹操了,有黑田官兵衛、竹中半兵衛、織田信奈的相同版本,也沒有哪里好奇怪的!到社團教室外面搜索吧,姆!」

    「是呢。雖然說是曹操的子孫,但那種魄力真的不是曹操本人嗎?就算身體是子孫,但靈魂可能繼承下來了……既然是存在天使跟惡魔的世界,這種事情就有可能。」

    「……前田犬千代來找。但若是找到男人的話,很為難……若是找到巨乳的話,就要教訓她們,胸部只是裝飾品。」

    「利、利休(或許也有利休的後代)」

    等等?良晴註意到了。

    「『一進一出』,這就是規則嗎?木場。」

    「是的,良晴君。怎麼了嗎?」

    「不妙啊。為了讓世界正常運作,從異世界叫人過來的話,這邊也會少人,若這就是『禦廄零式』的規則……若是這個世界跟那個世界分別存在的同一個人物,互相碰面,這個規則就打破了。不會彼此一起消滅嗎?」

    「啊?很有可能。難道,『禦廄零式』真正的危險性,就是這個意思?」

    「現代日本學園,跟戰國時代的本能寺。本來,同一人物是不可能打到照面的,但這個世界都有掛著曹操大名的英雄了,所以說……」

    「就是說,織田信奈女士一旦碰到這個世界的織田信長……」

    「互相消滅!糟了!必須盡早回去原本的世界!」

    「不過,沒事的,良晴君。在我所知的範圍中,這個世界沒有織田信長。也沒看過黑田官兵衛跟千利休。而且,曹操也不是三國時期的曹操,而是曹操的子孫。」

    「以防萬一啊!我下意識把剛剛看到的曹操,跟三國時期的曹操當成同一人了。信奈在這個世界看見什麼人的瞬間,若發現對方就是另一個自己、『織田信長』的話!恐怕就會發動互相消滅的規則了!」

    良晴跟木場背後,傳來信奈她們的歡呼聲。

    「餵!信奈,不要隨便打開電視跟看書啊!尤其是電視!」

    「咦?良晴,電視是什麼?」

    「不就是那個嗎?」

    太遲了。

    官兵衛露出充滿興趣的笑容,用遙控器打開墻上的電視。

    此時,播放NHK的戰國時代劇──

    『SHK大河劇‧黑官一流!第三回‧桶狹間合戰』

    信奈她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目睹的電視畫面──

    『人間~五十年~』

    『信長大人!今川義元的軍隊,攻到鷲津砦了!』

    『與天相比,不過渺小一物~』

    『別跳舞了,召開軍議吧!信長大人!!!』

    「怎麼回事?這個板子里面有人啊,官兵衛!在桶狹間合戰前跳敦盛舞,跟我一模一樣!」

    「而且跳敦盛舞的這個男人,叫做織田信長!姆!」

    「所以,那個男人,就是這個世界的我了?良晴說了。另一個世界的我,名為織田信長。那個人──」

    嗡嗡嗡嗡嗡。

    信奈的身體,開始變得朦朧。

    「良晴君!那是……!?對了,戰國時代的人,不知道電視這種東西!『以為』電視里面的人,是真正存在的人──」

    「停下來,信奈!!那個家夥不是真人,不是真正的織田信長!那只是電視節目啊!」

    良晴抱住信奈開始變得透明的身體。

    不過,雙手碰不到信奈的身體,穿過去了。

    「信奈開始消失了!?」——

    本能寺DXD

    「不妙,莉雅絲。召喚似乎失敗了。看來,我們反而被逆召喚到寺廟了。」

    「不是你的錯,一誠。禁忌的『禦廄零式』,是比想像中更危險的術式呢。這里不是天界、冥界。完全是未知的異世界。」

    「唉呀唉呀,呵呵呵。回到社團教室之後,要好好處罰阿撒塞勒老師。」

    「一誠先生。純和室的榻榻米上,畫著沒見過的魔法陣?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日本的寺廟,為什麼會有魔法陣呢?」

    「……看來,這個房間有人使用了『禦廄零式』。」

    「嗚嗚。大家,真的很抱歉……」

    因為莉雅絲、朱乃快畢業了,一誠感到焦急。

    愛西亞跟小貓、蕾薇兒她們成為三年級,也一樣會留在神秘學研究社,伊莉娜會成為正式社員,潔諾薇亞即使達成當上學生會長的夢想,同樣會繼續社團活動,神秘學研究社是讓我獨爽的後宮狀態,這點不會改變──是這樣沒錯──但是,莉雅絲跟朱乃,這兩位巨乳大姐姐畢業,讓一誠很心痛。相當心痛。

    這麼煩惱的一誠,阿撒塞勒對他灌輸惡魔、不,是墮天使的洗腦。『想不想挑戰禁忌的異世界戰士召喚魔術「禦廄零式」?你是有了女朋友就感到滿足,停止成長的男人嗎』?不想試試看嗎?』一誠醒悟過來,『都收集到這麼多神器了,一定能成功』說服了莉雅絲她們,進行術式──

    結果,召喚到一半的魔法陣,出現失控,醒過來時,原本在社團教室的五個社員──一誠、莉雅絲、朱乃、愛西亞、小貓,被逆召喚到未曾見過的某間寺廟了。

    「一誠。從寺廟外面,傳來廝殺聲喔?」

    「看來,這里遭到包圍,弓箭會射進來的樣子。唉呀唉呀,呵呵呵。」

    「敵軍旗印,是桔梗紋。一誠先生,這是?」

    「……這里有類似羊羹的食物……咬,沒有雜味的清爽甜味……好吃。」

    看見包圍寺廟的桔梗紋,一誠『啥?』大叫。

    「對了。愛西亞不知道是正常的。那是明智的桔梗紋!敵軍是明智光秀的軍隊!所以說,這件寺廟──」

    『敵在本能寺!討伐敵人!』

    「敵在本能寺,這是女孩子的聲音?果然、這里是本能寺啊啊啊啊!」

    「發生什麼了、一誠?被召喚到未知異世界的同時,還被敵人包圍進攻了?」

    「莉雅絲。這里是戰國時代的京都。看來,我們被卷入了。天下人織田信長,被家臣明智光秀討伐的歷史事件『本能寺之變』!可惡,只聽到武士的嘶吼聲!胸部成分根本沒有!」

    「唉呀唉呀。對一誠來說,是自從修學旅行後,再次來到京都呢。呵呵。那就找出織田信長吧。應該還留在本能寺里。」

    「朱乃學姐,沒有聊天的時間了!這是本能寺之變的話,就是日本史上兵力差距最大,無法起死回生的謀反!坐視不管,肯定會被明智光秀砍頭的!」

    「所以,只能跟明智光秀戰鬥了?那個……一誠?我們隨意幹涉的話,歷史不會因此改變嗎?」

    「……恐怕,織田信長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在這個房間的人,利用『禦廄零式』穿越到其他世界了。」

    「發生很不得了的事情,讓兩個『禦廄零式』互相連結了?我們被召喚到這邊的同時,織田信長也可能被召喚到我們那邊的魔法陣了?」

    「終於知道『禦廄零式』被稱為禁忌術式,遭到畏懼的理由。若不必付出任何代價,就能從異世界召喚戰士的話,過去魔王跟墮天使肯定會實行的。」

    「呀?火、火箭射進來了?這樣下去,本能寺會燒起來的!」

    「現在不是擔心改變歷史的時候了!德萊格、拜托了!擊退明智軍!……呃,德萊格沒有回應?」

    「也無法使出雷擊之力。」

    「不好了。我的神器也無法發動!」

    「看來,這里是無法使用魔力的世界呢。雖然感覺有魔力殘留的味道,但目前是無法發動魔力的狀態。」

    「可惡!跟我們原本世界的規則不同啊!」

    「……魔力無法發動,但腕力沒有退化。用實力擊退敵人。」

    小貓轟了墻壁一拳、粉碎。

    「喔。身體能力沒有下降啊。那就行了!」

    請等一下~~~!有個少女聲音叫住一誠他們。

    「咦咦?女孩子?在本能寺里?」

    而且還好可愛!

    有好幾個!

    當中,還有乳量可以跟莉雅絲匹敵的女人!

    怎麼回事?這些人是織田信長的後宮?後宮對吧?一誠在心里大喊。

    「嗚嗚嗚。被召喚到這種修羅場,真的很對不起很對不起。我們三人,是織田家的家臣團。我是軍師竹中半兵衛。從異世界獲取武將的危險召喚術式失敗了,結果這邊的五個人被召喚過去,換成你們五人被召喚過來。啊、啊、各位惡魔,請不要欺負我……」

    「我是兵藤一誠!才不會欺負女孩子!特別是你這種妹妹系的女孩子,更要珍而重之,這是本人的原則!」

    「嗚嗚。良晴先生以外的男性,也把我看成妹妹了。嗚嗚嗚。」

    「不、不過,半兵衛身邊的那個女生。那個胸部、那個歐派是?太大了!」

    「咿?你、你是怎樣?不要死盯著我的胸部!我是柴田勝家。公主殿下的家臣,織田家的筆頭家老!敢摸我胸部的話,這把槍就刺死你!」

    「柴田勝家?為什麼是女的?看起來很像潔諾薇亞,這種沒腦袋的感覺,說是勝家又真的很像勝家。不過,還是個巨乳!」

    「別說我是巨乳!你是相良良晴嗎!」

    「那是誰啊?」

    「夠了!為什麼從未來世界、異世界過來的男人,都對胸部無比執著?長秀,我要立刻砍了他!」

    「唉呀呀,冷靜一點,柴田大人。異世界的各位,我是織田家家老‧丹羽長秀。」

    「丹、丹羽長秀嗎?怎麼看都是個讓人聯想到朱乃學姐的日本風大姐姐啊?」

    「先前,我們的君主織田信奈殿下,因為召喚儀式失敗,從本能寺消失了。負責京都警備的明智光秀大人,誤解成有人發動謀反,想對公主不利,一時錯亂襲擊本能寺了。就算想要解釋,一頭熱的明智大人也不會聽。二十分。」

    「織田信奈?不是信長,而是信奈?還是個公主?長、長秀大姐姐!難道……這個世界的戰國武將,通通都是女孩子嗎嗎嗎嗎嗎!?」

    「沒錯。不是所有人,但半數以上是女生呢。都是意圖掌握天下的大人物。武田信玄、上杉謙信、小早川隆景、北條氏康、大友宗麟、伊達政宗。大家都是年輕的姬武將。伊達政宗還是個幼女。」

    「哇啊啊啊啊?太棒啦!姬武將!姬武將的世界!話說回來,長秀大姐姐……這個世界,合戰勝利竊國的話,後宮會自動擴大嗎?」

    「是這樣沒錯,但我對後宮這個未來語,瞬間就一清二楚的自己感到可悲。四十分。」

    「決定了,莉雅絲!被召喚到駒王學園的織田信奈,在她回來之前,我要在這個戰國時代,成為織田信奈的分身!換成吉蒙里家代替織田家,統一天下!我要成為乳龍帝!」

    「很有一誠的作風,一點都不氣餒呢。」

    「一誠君的個性,或許很適合戰國時代。」

    半兵衛『啊。這個世界的日本,已經有姬巫女了,所以不能稱帝』苦笑。

    「那麼,我就成為乳龍王!」

    「嗚嗚、稱王有點……」

    「算了。乳龍大將軍就行了吧!建立後宮之後,這就是最適合搭配我的頭銜!」

    「嗚嗚嗚。跟良晴先生好像……」

    「大家會跟著我吧?」

    「……若給我更多類似這個羊羹的點心,就答應。」

    那是名為『外郎糕』的名古屋點心,請用,半兵衛給了小貓另一塊外郎糕。

    「無論到什麼地方,我都會跟著一誠先生,但眼前的明智軍該怎麼辦?完全被包圍了,無路可逃。而且,也不能殺了明智光秀。」

    「愛西亞,沒問題的。明智光秀也是女孩子對吧,長秀大姐姐?」

    「沒錯。是個凸額頭,高貴的和風美人。只是思想偏激,有著不聽別人說話的壞習慣。」

    「既然是女孩子,就算沒有德萊格,我也能把她逼到無法戰鬥!乳龍帝(某種層面上)究極奧義,洋服崩壞!」

    『這種狀況下,連一厘米的退縮都沒有呢』莉雅絲手按著臉頰,一誠把手放到她的胸部上,但無法發動技能。

    「為……為什麼?洋服崩壞也不能用?喔喔喔喔!」

    半兵衛『一誠先生。您似乎擁有『龍』系魔法,但在這個日本是完全無效的。我把京都地下蔓延的龍脈斬斷了。嗚嗚。對不起對不起』哭著道歉,一誠預感自己長留在這個戰國時代,會變成失去胸部跟夢想的廢人。

    「這……這樣的話,就永遠看不到柴田勝家的胸部了?而且在此之前,要如何擊退明智軍?不行了。我現在一點用都沒有……」

    「唉呀唉呀。莉雅絲。面對戰爭的緊張,讓一誠的精神力開始急速萎縮了。他明明是戰場修羅的。」

    「站起來,一誠!你辦得到!就算龍的力量被奪走,就算洋服崩壞被封鎖了,你的話,一定能學會開拓未來的全新能力!想想你加入神秘學研究社後,每天努力鍛煉戰鬥的日子!」

    「……對了……還是稱呼莉雅絲為社長的那時候!回想起來了!只要眼前有胸部,我就不會放棄!!!這里是有著一堆姬武將的夢幻後宮世界!絕對要拉攏她們,闖過本能寺之變!只要活著,我就不會放棄胸部!就算無法借用神器的力量,我也能立刻想出依靠自己,擺脫明智光秀的方法!」

    「一誠,好帥!」

    「……最差勁的臺詞,但很有異世界的風範。」

    若這里不是戰場的話,他算是個很冷靜的男生,朱乃對長秀解釋。

    是的。我認識一位跟他很像的男性,已經習慣了,長秀笑著。

    但是,半兵衛全身發抖,抓了抓一誠的袖子。

    「一誠先生。織田家的人彼此戰鬥,只會留下仇恨。想收拾這個事件,只能將信奈殿下召喚回來,讓明智大人恢複理智。」

    「就算讓明智光秀全裸,她也不會恢複正常?」

    「是的。不如說會更加瘋狂。戰國時代的姬武將,基本上羞恥心都是極度強烈……畢竟身為武士。柴田大人的話,則是會在別人面前突然脫光衣服,喊著說要切腹。」

    「我知道了,半兵衛醬。為了結束這種無益戰鬥,我要讓明智光秀全裸。決定了,清純和風美少女,胸部被我看到的高興害羞姿態,一定要永久保存在腦內的記憶體,我可不是光為了這種自私自利的想法,才要脫光明智光秀的衣服啊。」

    「我、我說謊呢。我從一開始就相信一誠先生的。嗚嗚嗚。」

    唉呀。半兵衛醬變成死魚眼了,朱乃苦笑。

    很不會說謊呢,愛西亞對半兵衛流下同情淚水。

    「但是,要怎麼樣讓織田信奈回來?本能寺的門被沖破了。建築物開始起火,沒多少時間了。」

    「總之,在屋子燒起來之前,再次實行『禦廄零式』吧。雖然有些失誤,但有軍師半兵衛輔佐的話,一定能夠成功。說到竹中半兵衛,就是外號『今孔明』的戰國第一天才軍師呢。」

    「莉雅絲。光是如此,無法連接學園的。那邊如果沒有發生事件,是無法聯系的。」

    「那邊也想回到原本的世界,努力思考辦法,就賭上這點吧。啊、可是……這個世界,無法使用神器對嗎?」

    「說得是呢,莉雅絲。進行『禦廄零式』這種大型召喚儀式,神器是必須的。只有魔法陣的話,力量不足。」

    「大家。庭院有架起十字架。之前的召喚,一定是用十字架,灌輸雷電的力量到魔法陣上頭。可是,現在天氣晴朗。沒有下雨的跡象。」

    「我若是能降下雷電就好了。」

    我雖然不太明白神器是些什麼東西,但好像有可以替代的物品,半兵衛點點頭。

    「不愧是明智光秀,突破大門了!明智士兵會全部殺過來,快點!」

    勝家似乎繞到大門戰鬥了,聲音從遠方傳過來。

    同時,庭院接連出現明智軍的足輕,殺向一誠他們所在的房間──

    「信奈已經開始消失了!?」

    駒王學園,神秘學研究射。

    良晴手伸出去,卻穿過信奈的身體。

    官兵衛『這是怎麼回事、相良良晴?發生本人西梅歐學過的南蠻科學,都無法解釋的現象了!』大喊。

    「糟了,時間不夠了!」

    「不,時間還夠!」

    嗡嗡嗡嗡嗡!

    「利、利休(織田信奈的身體完全靜止了。透明化也停止)」

    「這是?」

    良晴他們回頭,那里站著一名有著齊肩金發的嬌小美少女。

    「良晴君。這是加斯帕的力量!」

    「我用『停止時間的邪眼』,停止織田信奈的時間了!可是,無法一直這樣停止下去,請快點開始召喚儀式!」

    「啊啊,這樣啊。躲在紙箱里面的女孩子!終於碰到異世界的女孩子了!!!而且還好可愛!以為再也不可能看到的現役JK制服,呀啊啊啊啊!」

    「對不起,我是男生。女裝是我的興趣。」

    「……真的假的!這也太悲慘了,都越過世界的分隔線了,為什麼我卻得遇到一個接一個的臭男人!?是因為我在戰國時代只看過姬武將,作者趁這個機會陰我嗎?」

    「咿咿。不需要哭吧?無法回應你的期待,很對不起。」

    「良晴君。時間不多了。進行『禦廄零式』」

    「對了!魔法陣都畫好了。拜托了,官兵衛,利休!」

    官兵衛『可是,這種晴天不會打雷的!』抱著頭,利休也『利、利休(也沒有用在儀式上的名物茶器)』雙手擺出『X』姿勢。

    「沒問題。這間教室沒有茶器,但利用神器的話,就能發動術式了。我們利用這個神器,發動『禦廄零式』。』

    「神器?木場,東西在哪里?」

    「我的身體里面。」

    「身體里面!?」

    「到到到極限了!信奈女士的時間開始動了!快點!」

    官兵衛『總之,解放術式!讓織田信奈回到戰國時代,就能恢複了吧?這個大功勞,值得給我北九州一國喔!姆!』用聲優聲音唱歌後,開始跳著不可思議的舞蹈。

    然後,犬千代正座在魔法陣的正面,一口一口咬著羊羹。

    「來了,官兵衛,成功了!魔法陣中心出現光柱!」

    「交給黑官一流,哈哈哈哈!」

    「亮眼到看不見,但光柱連接戰國時代的本能寺了!走吧!奇、奇怪!怎麼沒辦法走進去?被看不見的光墻擋住了?」

    「不行,良晴君!聯系兩個世界的能量還不夠!因為一誠君跟愛西亞他們被召喚到戰國時代,少了那些神器!只靠我跟加斯帕的神器……」

    「咿咿咿咿!無法繼續停止時間了!」

    「騙人吧吧吧吧?拜托、撐下去!信奈會消失的!」

    這個時候。

    犬千代,突然握住朱槍站起來。

    「……光柱對面,看見貓的影子。那一定是妖貓。」

    「貓的影子?我沒看見啊?」

    「貓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讓狗消滅。狗才是最棒的──!」

    咚!

    犬千代嘴巴塞滿羊羹後,朱槍刺進光柱。

    渾身一擊──!

    「刺到了!」

    鏗!

    朱槍前端,跟硬到像是巖石的拳頭碰撞。

    這個沖擊讓光墻崩潰,在本能寺和室用拳頭打向光墻的人也出現了。

    「……最喜歡……貓了……」

    光墻對面察覺到狗的氣息,這麼說打出拳頭的人,是小貓。

    咬咬,外郎糕塞滿整張嘴。

    本能寺雖然遭到明智光秀襲擊,但利用大量茶器實行『禦廄零式』,打算把穿越到駒王學園的信奈叫回去。

    但是,力量還差了一點!無法越過光墻!沒有雷電的話,就沒辦法!周圍被明智光秀的軍隊包圍,進退無路時,看著光墻的小貓,『……狗活著是為了被貓打倒』突然打出拳頭。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小貓跟前田犬千代的全力一擊,達成最後一步,打壞光墻,讓兩個世界互相聯系了!滿分!」

    「唉呀唉呀呵呵。狗跟貓,跨越時空的憎恨,或許可以說是愛的反擊呢。」

    「……外郎糕,好吃。」

    「……羊羹、好吃。」

    交換外郎糕跟羊羹後,狗跟貓換手。

    小貓跟犬千代。動物的宿命對決,以雙方的大勝告終。

    「兩邊魔法陣的力量衰退了,請五人立刻跟五人交換!」

    木場大喊的同時,一誠他們沖進開始衰退的光柱,回到神秘學研究社的社團教室,良晴他們把再次實體化的信奈,『做什麼?』硬推進去光柱,回到本能寺了。

    有句話,叫做英雄惜英雄。一誠跟良晴擦身而過,『這個一臉好色的笨蛋是誰?』『第一次看見這種嗜胸如命的人』碎碎念後,彼此道別,手腕碰了一下。

    但是,良晴怎樣都不能接受。

    一誠的女朋友莉雅絲,是個超越巨乳,說是爆乳也不為過的犯規美少女。相較之下,信奈是日本第一美少女,但胸圍這點處於劣勢,是無法否定的。而且,只要敢說出這句話,就會立刻沒命,連拿來開個玩笑都不行──不只如此。

    「一誠、沒事吧?你被很多火箭射中了。在無法使用神器的狀態下,還挺身保護我……有受傷嗎?」

    「一誠先生,回去社團教室之後,立刻替你治療!」

    「唉呀呀,一誠,治療由我來喔。」

    「你是兵藤一誠?為什麼你的社團都是女孩子?左右逢源啊?為什麼你沒有被柴刀?這不就是後宮嗎!現代日本,不是一夫一妻制嗎!要怎麼做,才能開個不會被女生嫉妒的後宮?教教我啊!我有切身之痛啊!」

    「相良良晴,開後宮的是你吧?效力於織田家,在戰國日本搶錢搶糧搶女人,而且面對的都是姬武將,沒天理也該有個限度吧!」

    「我隨時都會被嫉妒心超重的信奈砍頭啊!就算成為一國一城之主,刀還是隨時架在脖子上啊!後宮只能是作夢!」

    「莉雅絲也會嫉妒啊,織田信長很難搞定吧?織田信長。」

    「不對,我的女朋友是『織田信奈』!織田信長,是歷史家虛構的人物!」

    「說完了!火刑吧!再會了,戰友!為了後宮!」

    「喔!為了後宮!」

    五人跟五人,同時回到原本的地方時。

    光柱,關上了。

    「咦?信奈殿下?您不是遭人謀反殺害了嗎?」

    本能寺。

    替信奈殿下報仇,敵在本能寺!明智光秀親自扛起種子島沖進去,結果看見信奈在魔法陣中央,一臉悠閑喝茶的模樣,『???』整個人楞住,失去力氣。

    「還還還活著嗎?十兵衛還以為……信、信奈殿下!」

    「十兵衛?你擅自認定我被殺害,才襲擊本能寺?真是。胡鬧也該有個限度。沒事的。直到統一天下之前,我不可能倒下吧?」

    「太好了,信奈殿下!!!」

    鎧甲四處倒插箭矢的勝家,『不,我都差點被光秀的軍隊殺掉了?弄得這麼盛大,結果沒有任何處罰?』歪著脖子,『公主殿下平安歸來,這點就足夠滿分了』長秀苦笑,拍拍勝家的肩膀。

    「官兵衛,歡迎回來。我很擔心喔,嗚嗚。」

    「半兵衛,你才是在本能寺,被逼到走投無路吧?你沒有本人西梅歐陪著,就派不上用場啊。哈哈哈哈!」

    「利、利休(雖然想調查異世界的神器,但時間不夠了)」

    「……羊羹的作法……聽貓說過了……咬咬。」

    信奈她們慶祝重逢,就這樣舉辦茶會。

    明智軍的足輕們,『結果是怎樣?』『我們的公主想太多了。謀反似乎只是妄想』『信奈總大將沒有要公主切腹,太好了』大聲歡呼,良晴則是躺在榻榻米上,『算了。這樣若能消滅本能寺旗標就好了』碎碎念。

    「嗚嗚。我認為不能重蹈覆轍。可是,或許能當作今後的參考。犯人還無法確定是誰,而且,不只是懷有野心之人,也有可能像這次因為誤解,就偶然觸發本能寺之變了。」

    半兵衛坐在良晴身邊,然後『請躺』準備膝枕。

    「半半半兵衛?怎麼?你不覺得害羞嗎!」

    「是的。用女孩子的膝枕,療愈男性,這是駒王學園的客人所說。我已經不是陰陽師,無法使用治愈能力,但還是能用膝枕,安慰良晴先生的。」

    「半兵衛,實在好溫柔……嗚嗚……而且這麼積極的半兵衛,感覺好新鮮!」

    「若是胸部更大一點,就能安慰更多了,莉雅絲小姐這麼說過,可惜,我的胸部很小。不過不過,她說每天都喝牛奶,胸部就會漸漸長大,我之後會努力的!為了安慰每天活在戰爭之中的良晴先生!」

    「呼啊啊~?莉雅絲是天使啊。不,她是惡魔吧!」

    「是的。她是魔王的妹妹。」

    「啊。我還是別當人類,當個惡魔吧?因為信奈沒有莉雅絲那樣的胸部啊!不過,信奈的身體都快皮包骨了,這個有點……對,大一個罩杯就夠了。對了,讓信奈也喝牛奶看看?」

    「很好呢。在本能寺養牛吧。」

    嗡嗡嗡嗡嗡。

    喔喔?背後有什麼燒起來了?燒起大火了?

    「……魔王的話,這里就有喔?為了野心,可以坦然放火燒掉比睿山的第六天魔王喔?」

    果然!我開不成後宮啊。良晴躺在半兵衛的膝蓋上,瞇著眼睛。

    「吶,良晴?身為君主的我,都遇到九死一生的危機了,你卻跟幼女做些什麼?而且……誰皮包骨了?我根本不小吧,不小!什麼啦什麼啦,你這只猴子到底多麼饑渴啊!」

    「嗚嗚嗚。信奈殿下,請冷靜下來。這不是花心,而是駒王學園流的療法……」

    「半兵衛,你被惡魔給騙了!猴子!嘲諷君主的胸部,罪該萬死!立刻切腹!切腹!」

    「咦!?等等,信奈,別揮刀啊!被你砍頭的話,不就無法切腹了!?」

    「不要跑!站住~!」

    良晴想著。有沒有魔法能夠矯正信奈這種可怕的嫉妒模式?




複製連結並發給好友,以賺取推廣點數
簡單兩步驟,註冊、分享網址,即可獲得獎勵! 一起推廣文章換商品、賺$$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立即註冊

正在連接伺服器...
打開冰楓聊天室
廣告刊登意見回饋關於我們職位招聘本站規範DMCA隱私權政策

Copyright © 2011-2021 冰楓論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小黑屋|意見反饋|手機版|Archiver|冰楓論壇

GMT+8, 2021-10-22 18:15

APP Store下載 Play Store下載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