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楓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64|回覆: 0

[連載中] 志瑞祐 -【精靈使的劍舞】Extra.2 「愛思特,照顧病人」

[複製鏈接]

879

主題

1

好友

1237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64909
帖子
920
主題
879
精華
0
積分
1237
楓幣
57
威望
1235
存款
0
贊助金額
0
推廣
0
GP
0
閱讀權限
70
性別
保密
在線時間
48 小時
註冊時間
2014-6-8
最後登入
2021-10-16

積分勳章 幼兒勳章 性別(女) 懶人勳章 性別(男) 太陽勳章 神手勳章 音樂勳章 2015年紀念勳章 發帖達人 私服達人 instagram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2016年紀念勳章 Android勳章

發表於 2015-10-16 23:13:27 |顯示全部樓層

「……嗯……咳……咳……」

    那天,神人在床上睜開眼的時候,身體卻像灌了鉛一般地沈重

    雖然這麼說,但這也並不是因為和以往一樣是愛思特坐在身上而造成的

    全身都非常地遲鈍,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拿不出來了

    喉嚨就好像有根針在刺著,猛烈地咳嗽了起來。看來似乎也發燒了的樣子。

    「怎麼了啊?」

    距離在礦山都市的任務那天,已經過了三天了,在菲雅娜的幫助下,把吉歐·因劄奇打倒的神人一行,成功地在戰略級軍用精靈的身上施加封印後,回到了學院來了

    剛回來的時候,雖然什麼特別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但看來,是已經中了感冒了

    ◇

    「……精靈使竟然還會得感冒什麼的,這還真是有點稀奇呢!」

    拿來了水盆和毛巾的克蕾兒像是看傻了一般地說著

    「我自己也嚇到了啊!這種事情,可是完全沒有發生過的……咳……咳」

    神人一邊咳嗽一邊回話著

    可以從體內提煉出神威的精靈使,是完全不會罹患一般的疾病的,至於會得感冒什麼的,乃是因為先前消耗了許多的體力,太過於不懂得節制了吧

    「嘛……這次你好像勉強自己過頭了呢」

    克蕾兒一邊把濕掉的毛巾擰乾一邊碎碎念著

    「大概,是我還不習慣使用愛思特的方法吧」

    「……或許是這樣呢」

    這時,神人將目光移向了掛在墻上的那把劍──護界神·愛思特

    在和吉歐·因劄奇的戰鬥中,神人把愛思特的力量發揮到了極限,或許正因此而過度使用了神威,導致身體的抵抗力就短暫地變得很弱了

    而愛思特自己也似乎消耗了極大的體力,自那時以來都一直只保持著劍的狀態

    「嘛……看來你不稍微休養一下可不行了呢,況且這個情況連精靈魔術也完全沒辦法治療」

    「是……這樣啊」

    順帶一提,雖然也給菲雅娜診斷過了,但連擅長治愈魔術的她,也都完全地確定只是普通的感冒了。治愈魔術是利用聖屬性精靈的力量來提高自然愈合力的魔法。雖然對治療外傷是很有效的,但對於完全不知道病因的場合,也恐怕會讓不舒服的癥狀更加地增幅

    克蕾兒冰涼的手,輕輕地撫著神人的臉頰

    「……你身體非常的燙喲……這樣有沒有感覺比較涼?」

    「啊啊……」

    克蕾兒把弄濕的毛巾放在神人的額頭上的時候,順便把被弄亂的被單鋪好了

    「你好像很熟悉了呢,原本還覺得貴族的大小姐是不太會做這種事的」

    「姐姐大人身子也很虛弱,小時候就是由我來照顧的。因為姐姐大人她的體質似乎不知為何總是會吸引到一些不好的東西」

    「是這樣啊……」

    由於想起了這些以往的回憶,克蕾兒的眼中閃過了一道陰霾

    ──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克蕾兒馬上就裝回了原本的語調

    「哼……嗯……,我都特地來給你看病了,感冒什麼的可要快點治好喔!」

    「……嗯,馬上就會恢複到連《精靈劍舞祭》選拔的對抗賽也可以參加的啊」

    「對呀,因為你可是隊伍里重要的戰力啊……史卡雷特!」

    克蕾兒彈了下手指,召喚出了纏繞火炎的火貓精靈

    「我現在要去上課了,你就來溫暖神人吧」

    「喵~♪」

    火貓精靈可愛地叫了一聲,就蹦跳著上了床,在神人的懷中卷成了一團

    「……嗚,好溫暖」

    「今天的上課筆記的部份會給你帶回來的,所以你可要好好地睡上一覺喲!」

    在輕輕地蓋上了棉被後,克蕾兒走出了房間

    ……在神人睡著後的幾分鐘後

    被掛在墻上的劍突然放出了光芒,消失到虛空里了

    然後出現的是,耀眼的白銀色的美少女

    神秘的紫紺色(Violette)的瞳孔,像牛奶一樣地滑嫩的肌膚,隱約有著淡淡的磷光纏繞著的姿態似乎就像雪之妖精一樣地可愛

    《滅殺魔王的聖劍》──護界神·愛思特,好像終於能夠在人界顯現出原本的型態了

    「嗯…神…人,在哪里呢?」

    愛思特就像剛睡醒的小孩一般,不停地環視著房間的四周

    ……依然是全裸著只穿著過膝襪,就這樣子走向了神人睡在上面的那張床的旁邊

    「……神人,您在睡覺嗎?」

    正當愛思特要像以往一樣,仍是維持著裸體的姿態就要潛入被窩中的時候──

    從棉被之中,史卡雷特探了頭出來

    「……火貓精靈?」

    「喵~?」

    「火貓精靈也要,一起來侍寢嗎?」

    「喵~…喵,喵~喵~」

    史卡雷特搖著頭,邊擺動著身體邊揮著手示意。雖然火貓精靈不會講話,但如果同為高位精靈的話,就能把大概的意思傳達到對方那里

    「神人得了感冒……?」

    「喵~!」

    史卡雷特用力地點了頭

    愛思特把手放在看起來睡得很痛苦的神人的額頭上

    「……嗚,嗯……愛思特?」

    這時,神人稍微睜開了雙眼

    「神人,你醒來了嗎?」

    「神人,有什麼事情是我能幫忙的嗎?」

    「啊啊……,這樣啊……咳,咳……那你要不要去藥學科的學生那里,把滋養強壯的特效藥給拿回來啊?」

    「藥……嗎?」

    「嗯,就算精靈魔術沒有效果,但如果是藥草師的藥的話,或許會有……咳」

    藥學科就在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校地里,只是在別棟大樓中

    雖然愛思特如果長時間沒有待在神人附近,就無法保持人類的姿態,但如果只有這樣的距離的話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我瞭解了。我是神人您的劍,一切都如您所願」

    愛思特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向著房間外面走了出去

    ◇

    ──於是,就因為這樣

    愛思特走出了烏鴉宿舍,走向了位於廣大的校地里的某處的藥學科

    培養精靈使的學校,雖然艾雷西亞精靈學院被人們這樣稱著,但畢業後的未來也有各式各樣的選擇。從學院畢業後就直接當上精靈騎士的也只有那些擁有優良天賦的學生而已。這個藥學科就是,主要以精靈理論作為基礎來進行靈藥的研究的地方

    當愛思特一進入藥學棟的時候──

    「吶,看呀看呀,是唯一的男性精靈使的劍精靈喲!」

    「哇──,好可愛♪」

    在周圍的學院生們就都馬上圍了過來,愛思特作為夜之魔王的契約精靈,已經在學院搏得學院吉祥物般的人氣了

    「精靈小姐,給你點心喔,是在實習的時候做的喲」

    「啊,好狡猾!我也要,這整塊菠蘿面包都給你,快吃吧!快吃吧!」

    「……沒有必須要拒絕的理由」

    愛思特就一直接受著這些贈禮,啊嗯啊嗯地吃了起來

    而那樣的姿態,也正一直觸動著這些喜歡可愛的東西的女孩子的心

    「……好…好可愛♪」「好想要帶一只回家喔!」「嗯!」

    「呀,你們在摸哪里呀?」

    在差點就要被誘拐走的愛思特拉高了聲音的時候

    「你們,在那里做什麼?」

    凜然的聲音傳了過來

    出現的是,穿戴著風王騎士團的甲胄的馬尾少女,艾莉絲

    「啊,騎士團長,為什麼在這里?」

    女孩子們把手從愛思特身上移開了

    「為了拿滋養的藥給入院了的拉卡和蕾西雅才來的」

    艾莉絲將視線移向了愛思特的方向

    「你,不是風早神人的劍精靈嗎?在這種地方搞什麼?」

    「嗯,要幫感冒了的神人拿藥才來的」

    「什麼?感冒?」

    愛思特把整件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皺起雙眉的艾莉絲

    「……原來是這樣啊,所以才要拿藥。還真是偉大呢,你啊」

    艾莉絲把手曲在胸前來贊嘆

    「嗯?感冒藥嗎?」

    女孩子們似乎有點困擾地把手放在下巴下思考著

    「沒有感冒藥了嗎?」

    「雖然是可以告訴你對感冒很有效的藥膳粥的食譜啦,但是──」

    「現在,剛好用完了必要的藥草了呢」

    女孩子們聳了聳肩

    「嗚,難道就沒有什麼解決方法嗎?」

    艾莉絲咬著嘴唇說著

    「必要的藥草要到《精靈之森》里才能采的到啊」

    女孩子們撕下了筆記本的最後一頁,把簡單的輪廓畫在上面後遞給了愛思特

    「你看,這個藥草,因為特徵可以用眼睛明顯地看到,大概可以馬上就明白了。藥膳粥的食譜也寫在上面了,應該是能簡單地做好的喲」

    「很感謝你」

    愛思特深深地鞠了躬

    「一個人沒問題嗎?可以的話我也一起去比較好吧?」

    艾莉絲說

    「《精靈之森》的話,以前常常在那里散步所以沒問題的」

    愛思特身體轉了向,把便箋握在了手中,趕快地走向了《精靈之森》

    ◇

    這個時候──

    「今天早上還真是一個適合散步的天氣呢,卡蘿」

    「對呀,大小姐」

    在溫和的陽光照耀著的中庭里,琳絲蕾特·勞倫弗洛斯特正在帶著芬里爾散步

    並不是顯現出巨大的魔狼的戰鬥型態,而是小只的毛茸茸的散步型態。這個樣子完全看起來就像小狗一樣。

    「汪,汪」

    和史卡雷特比起來,平時比較溫馴的的芬里爾正開心的到處跳來跳去。離精靈之森較近的學院中庭,對精靈來說是能感到非常愉悅的地方

    「這麼說來,大小姐有聽說過嗎?」

    卡蘿停下了腳步說

    「怎麼了嗎?」

    「神人先生他,好像得了感冒一直在睡覺喲」

    「感冒?」

    琳絲蕾特擡起了一邊的眉毛疑惑著

    「精靈使會得感冒什麼的,真是稀奇呢」

    「因為也有在礦山都市的任務,應該是太累了吧。也聽說他今天的課程也請假了」

    「那,就是克蕾兒在照顧了吧」

    「看起來是這樣子。啊,但是克蕾兒小姐現在這個時間,應該出門去上課了,所以,神人先生是一個人的──」

    卡蘿一邊閱讀著手上的記事本,一邊報告著

    這個女僕為什麼,學院內各式各樣的情報都知道呢?

    「大小姐,在擔心著神人先生的事情呢,呵呵」

    「才,才不是在擔心啊,我,我只是……」

    琳絲蕾特滿臉通紅地否定了

    這時,她突然想起來了 

    「說到感冒,好像有勞倫弗洛斯特家家傳的傳統民間療法呢」

    「是民間療法,嗎?」

    「嗯嗯,從之前的女僕長娜塔莉那里學到的,但是……」

    琳絲蕾特手揉著太陽穴,正當要想起來的時候

    「汪,汪!」

    突然,芬里爾轉向森林的方向吠著

    「芬里爾,那里怎麼了嗎?」

    皺起眉頭,轉頭看向芬里爾一直吠著的方向,有著曾看過的背影

    好像走進了《精靈之森》的樣子

    「那個是,風早神人的劍精靈呢」

    「一個人地,在那里做些什麼呢?」

    「在《精靈之森》里,有許多危險的野獸和和精靈。要小心一點啊」

    琳絲蕾特快步追上了走進森林之中的愛思特的背影

    「劍精靈,等一下。你要走去哪里呀?」

    「……?」

    愛思特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了這里

    「啊,給點心的人──」

    「不是給點心的人喲,是琳絲蕾特·勞倫弗洛斯特喔!」

    琳絲蕾特無言地說

    她平常,因為都會把做剩的點心分給精靈們,所以學院里的精靈們就都認為她是給點心的人了

    「去《精靈之森》有什麼要事嗎?」

    「生長在森林里的藥草是必要的」

    愛思特從制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便箋,告訴琳絲蕾特為什麼她要來這里

    「……原來如此。為了要治療神人的感冒,藥草是必要的呢」

    聽完了來由的琳絲蕾特,點了點頭說

    「劍精靈,我也來幫忙你吧」

    「真的嗎?」

    「嗯嗯,主人來看照下僕的瑣事是當然的說」

    「呵呵,大小姐,明明坦率地說擔心神人先生的話就好了」

    「你,你搞錯了啊,才不是那樣的啊」

    琳絲蕾特砰砰地槌著卡蘿的背後

    「很感謝你,給點心的人──」

    愛思特依然是無表情地,深深地鞠了躬

    ◇

    「嗚嗯,月影草,只要這樣就足夠了吧」

    「還有霧雨草和養命草,這還真是多呢,大小姐」

    「汪!」

    踏入了精靈之森的她們三人,開始依照便箋上面所寫的來采集藥草

    必要的藥草雖然在精靈之森里並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不用費多少力氣就收集到了,但唯一就是這些藥草不好采取就是了

    「還真是麻煩呢,養命草在這附近根本采不到啊」

    「是這樣子嗎?」

    「嗯,看來不在更深入森林里的話──」

    「大小姐,這個長得很像養命草喲」

    卡蘿抓住了一棵長在地面的小草

    「卡蘿,那只是一般的雜草啊……」

    正當琳絲蕾特咕噥著的時候

    「誒? ……咿呀啊啊啊!」

    突然,地面隆了起來,卡蘿手抓著的那棵草的根襲擊了過來

    「什,什麼!? 嗚啊!」

    「……!?」

    咻咻咻

    就在附近的琳絲蕾特和愛思特也馬上就被捆起來了

    「……咿,嗯……大小姐,快來幫我~……」

    「……嗯……這個,無禮的,呀……!」

    「……這個草,要把過膝襪給脫掉嗎!?」

    「……汪?」

    看著嬌喘著的主人,芬里爾覺得不可思議地將頭傾向一邊

    「啊,這不是在玩遊戲,快,快點來救我們……」

    「汪!」

    回應了琳絲蕾特的叫喊聲,芬里爾用牙齒嚼碎了草根

    但是,草根又立馬就再生了,又再次捆上了她們。如果用冷氣冰凍它的話,應該也會把被捆住的卡蘿她們給卷入吧

    「……呀,那,那里是,不,不行碰的哇……!」

    正當這時,森林深處的樹木忽然磯沙磯沙地搖晃著

    「嗚?你們,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啊?」

    「你,你是!?」

    琳絲蕾特忽然加大了聲音喊著

    從森林深處出現的是,手中握著很大的木杖的金發少女

    「灰熊班的夏蕾莉雅嗎?」 

    「咦,烏鴉班的給點心的人嗎──」

    少女拿出了木杖,口中詠唱了短短的咒語

    突然,草根馬上就松開了,咻~咻~地卷回地面了

    「多,多謝了啊……」

    終於被解放了的琳絲蕾特她們,吐出了真正安心的喘息

    「這里也有很多擬態成植物的魔物,要小心一點啊」

    重新把木杖握回的少女,磯佧磯佧地走過來了

    灰熊班的夏蕾莉雅,沒住在宿舍里,而是住在精靈之森的她,就算在學院內也是有名的怪人。現在,也是率領著校內排名第五位的《Team・Cernunnos》的高手,是強力的獸群精靈的操縱者

    「你們在這里做什麼?」

    「我們要找這種藥草喲」

    愛思特把從藥學科的學生那兒得來的便箋拿給她看

    看完了便箋的少女,點了點頭──

    「如果是這種藥草的話,我剛好有喔」

    「真的嗎?」

    「嗯,就進來我的帳棚吧」

    愛思特她們三個人,就進入了在森林中的帳棚

    用獸皮做成的小小的帳棚中,里頭飄著有著不可思議的味道的煙,還有很多長得很奇怪的香菇和裝著藥草的罐子

    「夏蕾莉雅你為什麼要住在森林里呢?」

    「德魯伊是和自然共生的精靈使,在森林之中能夠更感覺到精靈的氣息」 (譯註:德魯伊好像是作者的另一本小說來著)

    夏蕾莉雅把罐子里的藥草拿出來,拿給了愛思特

    「切碎這種草再加進粥的話,感冒什麼的應該馬上就可以治好了」

    「很感謝你,森林里的人」

    愛思特無表情地鞠了躬後,小心翼翼地把藥草裝到了袋子里面

    「這樣子大小姐也能安心了呢」

    卡蘿臉上露出了微笑

    「嗯嗯,那我差不多也不能再不去為了下一堂課做準備了呢。就在這里分別吧,劍精靈」

    「嗯,真的很感謝你,給點心的人」

    「所以說,才不是給點心的人呢! 走了喲,卡蘿──」

    「好,大小姐──」

    轉了身,正要走出帳篷的琳絲蕾特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麼而停了下來

    她的視線,不知為何投向了夏蕾莉雅拿著的那根木杖

    「……大小姐?」

    「我想起來了啊,勞倫弗洛斯特家家傳的民間療法」 

    ◇

    取得了要煮藥膳粥必要的藥材後,愛思特走向了學院所屬的菜園

    琳絲蕾特教給他的,勞倫弗洛斯特的治療感冒的民間療法。為了要實行這個療法,有某種野菜是必要的

    「──好像有很多呢」

    踏進了田里面,愛思特無表情地念著

    眼睛盯著被種在田的一角的長蔥

    「兩根的話就很足夠了吧」

    正當蹲下身來,要把田里的長蔥拔起來的時候──

    「等,等一下,你在做什麼!?」

    不知從哪里,聽到了慌張的聲音

    「……?」

    轉頭向後看,看到了全身穿著儀式裝束的黑發少女走了過來

    菲雅娜·雷·奧地西亞,最近,身為曾經的帝國第二公主的她加入了神人他們的隊伍。因為她接受了學院那兒來的任務,剛剛正為了在這片田奉納豐收的儀式神樂而準備著

    菲雅娜一邊呼呼地喘氣著,一邊跑到了愛思特旁邊

    「怎麼了嗎?」

    愛思特頓了一下,轉過了頭

    「這里可是學院的菜園喲,可不能擅自就把野菜采走喲」

    「不能從這里,采走蔥嗎?」

    「對喲,不先拜托這片土地的精靈的話」

    菲雅娜搖了搖頭,皺起了眉頭

    「……這麼說來,為什麼一定需要蔥呢?」

    「為了治好神人的感冒」

    「……為了這個?」

    愛思特把從琳絲蕾特那里聽來的民間療法告訴給了菲雅娜

    「是嗎,是勞倫弗洛斯特的民間療法呢。確實是有聽過啦。因為那里是極寒貧瘠的土地,所以有著很多獨特的保持健康的方法──」

    菲雅娜困惑地把手放在下巴下

    「雖然我也是想幫忙治好神人的感冒啦,但是這里的田是精靈的東西喲。擅自地采走蔥的話,會大大地觸怒精靈的啊」

    所謂的土地的作物,就是精靈把恩惠賜與土地而產生的,作物如果沒有精靈的恩寵,就無法健康地成長。所以說,在收獲作物的時候,要納奉讓精靈快樂的演舞,不行讓他們有不好的心情

    「我來納奉儀式演舞,試著問問看精靈能不能分一些蔥給我們。先蓋起一座簡單的塔,我想大概傍晚的時候應該就能好了」

    「沒有那種美國時間了,因為神人現在也還在發燒難受著」

    愛思特沒有表情地搖了搖頭

    「我是《滅殺魔王的聖劍》,沒有必要向土地的精靈懇願」

    「啊,等一下──」

    菲雅娜連阻止的時間也沒有,愛思特就把蔥拔出來了

    這個瞬間,大地開始搖晃,噴出了大量的土沙

    「……!?」

    「呱哇啊啊啊!」

    從飄散著的大量土砂中,出現了不祥的身影

    那個是,四只有著雞的姿態的精靈

    ……就像雞一樣。不管怎麼看都像雞一樣。不只因為它的嘴特別地巨大,也因為它還長了角,甚至還有兩個頭。但是,從那全身散發出的威壓感,卻讓人感覺遠遠地淩駕了其他的高位精靈

    「那個是……」

    「那個是,Chicken四天王,支配這一帶的《兇鳥精靈》喲!」

    菲雅娜聲音愕然地顫抖著說道

    這個完全以動物型態顯現的精靈,就是真正的高位精靈。這個兇鳥精靈,對於時常來偷采野菜的學院生,沒有例外地,不論是誰都會把他討伐趕出去

    據傳聞說,這是剛赴學院就任的《黃昏的魔女》把廢棄之前的軍用精靈擅自搬出來,作為田地的守護者來使用什麼的──

    ……說到底,這個傳言還是有一點真實性的傳言的

    「呱哇啊啊啊!」

    兇鳥精靈們倒立起了雞冠,就像要威嚇蔥小偷一樣叫出了很大的聲音

    「兇,兇鳥精靈大人,還請冷靜下來!」

    雖然菲雅娜懇求了,但這樣還是沒有用的

    「呱啊!」

    都都都都都都都都都!

    大聲叫著,四只雞就朝著愛思特走了過去

    在學院里的所有精靈,對身為最高位精靈的愛思特,都會抱有本能的敬意。但是,這些雞們,卻完全沒有這樣的情況

    「呱啊啊啊啊啊!」

    「看來是想被我做成雞肉抓飯呢」

    當愛思特無表情地念出時,突然把手伸向了虛空

    瞬間,愛思特的周圍出現了無數多的劍

    「請把,蔥交給我──」

    於是,《滅殺魔王的聖劍》和Chicken四天王的死鬥就開始了

    ◇

    「……愛思特,去的還真是久呢」

    神人依然是仰望著天花板,在床上低喃道

    就算說學院內再怎麼安全,但搞到這麼久的話,還真是會令人覺得擔心

    「史卡雷特,雖然有點對不住,但你能幫我去看下情況嗎?」

    「喵~?」

    史卡雷特探出了頭來,而在這不久後

    傳出了房間的門打開了的聲音

    「──我回來了,神人」

    「愛思特……」

    看到愛思特的臉後,神人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安心的神情

    「你回來的有點慢,我很擔心喔……呃,你的制服怎麼了!?」

    神人不加思索地,將視線別開了

    愛思特的制服變得破破爛爛的,過膝襪也到處破了洞

    「……不能看過膝襪啦,神人好色」

    愛思連忙遮住破了很多洞的過膝襪

    「抱,抱歉……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嗯,和強大的精靈戰鬥了」

    「強大的精靈?」

    「請不要再追問了。比起這個,神人請好好地睡上一覺」

    愛思特一邊告誡著,一邊走向了廚房的方向

    「……愛思特?」

    「我要去做藥草的粥。請稍微,等我一下下」

    「愛思特,你會做料理什麼的嗎?」

    「當然的啊,因為我可是《滅殺魔王的聖劍》啊」

    「不不不,我覺得料理和滅殺魔王沒有關系吧……咳,咳……」

    「神人,請乖乖地去睡覺」

    「……啊,啊啊,我知道了。……謝謝啦」

    就算覺得有點不安,神人還是躺下了

    ◇

    ──在那之後的數分鐘後

    「嗚嗚……嗯……」

    「……神人,你還好嗎?」

    在因為發燒而作惡夢的神人旁邊,愛思特拿來了裝有粥的碗

    「……愛思特,啊,啊啊……」

    「我為了神人做了一碗粥」

    「咳,咳……幫大忙了,謝謝啦……」

    愛思特把粥放在床邊的桌子上

    於是神人就從床上起身

    把湯匙握在手上的愛思特,無表情地盯著神人

    「……愛思特?」

    「請張開嘴巴,神人」

    「蛤?」

    神人楞了一下

    「請啊~地張開嘴巴,神人」

    「不,不,我自己會吃的啦,能不能把湯匙給我啊?」

    「那樣子,不行」

    「但,但是……」

    神人咕嚕地吞了一口口水

    愛思特的心情看起來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但是,「啊~」什麼的也太羞恥了。而且──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粥就像巖漿一樣地正沸騰著。……如果直接吃的話,應該真的會燙傷吧

    「……」

    「……」

    數秒間,視線互相交錯了──

    「……我,我知道了啦」

    神人他,完全認輸了

    畏懼地小心地張開了嘴巴,把湯匙含在了嘴中

    「好燙!」

    神人反射地彈了起來

    原本在床上的史卡雷特起身逃走了

    「神人,請不要動。這樣我會餵偏的」

    把差點打翻的粥救回來的愛思特,著急地上了床騎到神人身上

    「餵餵……!」

    「神人,請快點張開嘴巴」

    「豪趟!」

    第二次彈了起來的神人

    「……?」

    「我覺得,粥還是再稍微冷一點,才能更好吃喔……」

    愛思特勉為其難地,把粥給拿了下來

    「哈……」

    神人終於安心地閉上眼睛。但是,就當神人短暫安心的時候──

    呼喲。

    「……嚇!」

    這次,愛思特跨坐上了並向下盯著他看

    就在這個當下,開始堅決地悉悉沙沙地脫起了衣服

    「你,你在做什麼呀!?」

    「我聽說感冒的時候,要用肌膚來取暖比較好」

    「聽,聽誰說的啊……誒,雖然大概可以猜得到就是了!」

    恐怕就是,聽菲雅娜說的吧

    (……那,那個公主!)

    「神人,請聽話地待在那里──」

    脫衣服的手沒有停下來,愛思特無表情地說道

    裙子就掉了下來,整個都變得裸體的了

    「……感,感冒傳染給你喔……」

    「精靈不會得感冒什麼的」

    愛思特突然就把臉靠了過來

    「……?」

    這時,神人突然註意到了異狀並皺起了眉頭

    愛思特的手中,握著什麼棒狀的東西

    ……是蔥,是品相很好的長蔥

    「為,為什麼,是蔥?」

    「神人,請把屁股露出來」

    把蔥握在手上的愛思特面無表情地逼近了過來

    「不要啊……愛思特……雅滅蝶哭雷雷雷雷雷雷!(給我停下來來來來來來!)」

    在烏鴉班的宿舍中,神人的慘叫聲響遍了整間宿舍

    ◇

    ──到了午休的時候,克蕾兒來到了房間探訪

    「為,為什麼連你們也來了喲」

    「沒,沒什麼,才不是因為擔心神人哇」

    「來探望躺在病床上的人,作為騎士而言可是正常的啊」

    「呵呵,不來溫暖神人的身體的話,呢」

    在房間的前面互相遇到的四個人,當一邊互相牽制著一邊打開了門的時候

    「……神人?」

    「……嗚,嗚嗯──」

    在床上做著惡夢的,正是神人的身影

    「等下,你還好嗎? ……但是,燒好像完全退了呢」

    「明明燒就退了,為什麼還做著惡夢呢!」

    「蔥在……蔥在……」

    「……蔥?」

    全部的人都皺起了眉互相看著其他人

    在床旁的地板上,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被折斷的蔥和變回了劍的姿態的愛思特倒放著
複製連結並發給好友,以賺取推廣點數
簡單兩步驟,註冊、分享網址,即可獲得獎勵! 一起推廣文章換商品、賺$$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立即註冊

正在連接伺服器...
打開冰楓聊天室
廣告刊登意見回饋關於我們職位招聘本站規範DMCA隱私權政策

Copyright © 2011-2021 冰楓論壇,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小黑屋|意見反饋|手機版|Archiver|冰楓論壇

GMT+8, 2021-10-28 05:47

APP Store下載 Play Store下載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