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3章 殺人魔頭 - 都市聖醫 - 都市傳奇 - 免費小說 - 冰楓論壇

首頁 小說中心 A-AA+ 發書評 收藏 書籤 目錄

簡/繁              

第2653章 殺人魔頭

都市聖醫 by 番茄

2019-11-1 21:59

  可是,當他們面對郭義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實力似乎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縱然郭義自封了修為,但他的一身武道之力卻已經達到了巔峰。

  莫說是這些黑衣人,就算是吳國的武術界頂級高手來了也不一定是郭義的對手。

  不過是扎眼的功夫,這些人便橫七豎八的躺下來了。有人嗷嗷大叫;有人昏迷不醒;有人血流成河。

  大姨媽剛從屋裡逃竄到門口,下意識的回頭撇了一眼。

  卻發現不對勁了。

  她哆嗦了一下,愕然地說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郭義手握著一尺餘長的鐵棍,緩步朝著大姨媽走去,手中的鐵棍還在不斷的滴落鮮血,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大姨娘嚇得不輕,身體往後一步一步的後退。

  「你想幹什麼?」大姨娘問道。

  「殺你。」郭義淡淡的開口。

  「你敢!」大姨娘怒懟郭義。

  一個中老年男人,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沒想到這老頭子功夫竟然這麼厲害。不過,就算他功夫再厲害,也不敢在這光天化日之下殺人。

  想到這裡,大姨娘的情緒立刻穩定了下來。

  「殺人不過殺雞,有何難?」郭義輕蔑一笑,道:「你們第一次派過來的殺手,六個人給我殺了個一乾二淨。後來又派了個女殺手藍琪兒,最後不也被我殺了嗎?李家家主和劉員外……皆是葬送在我手中。再多殺一個,又能如何?」

  「你,你這個殺人魔頭。」大姨娘嚇得渾身哆嗦。

  「哼,魔頭?」郭義瞇著眼睛,道:「我殺人向來都喜歡明著來,不像你們偷偷摸摸,算什麼本事?」

  郭義走到了大姨娘的面前。

  手中的鐵棍已經抬起來了,大姨娘似乎看到這一根鐵棍砸在自己頭上,頭破血流的瞬間。

  她嚇得不輕,渾身顫抖:「不不不,別殺我。」

  「現在求饒,已經晚了。」郭義搖頭,道:「我已經給了你很多次機會了。」

  「別殺我,這不是我的主意,是劉雪菲讓我這麼幹的。」大姨娘急忙跪地求饒。

  既然不能活命,何不趕緊求饒呢?興許有一線生機啊。

  「劉雪菲?」郭義瞇著眼睛。

  「對對。」大姨娘點頭,道:「這一切都是劉雪菲指使的,是你奪走了他的孩子,而且還阻礙了劉家產業的擴張,所以,她才決定殺了你們兩個,並且暗中控制郭念。我指使一個受害者,求你別殺我。」

  「放心吧,你不會孤單的。」郭義輕蔑一笑,道:「我會讓你死的輕鬆一些。」

  說完,郭義往大姨娘的身上甩了一條蜈蚣過去。

  大姨娘急忙用手去抓,可是,手一摸,蜈蚣卻消失不見了,她大喊道:「蜈蚣,蜈蚣哪裡去了?」

  「它進入你體內了。」郭義開口說道。

  「不不不!」大姨娘頓時慘叫。

  噗哧!

  沒多久,大姨娘口吐鮮血。

  不僅如此,她的五官也在不斷的流淌著鮮血,彷彿血管被割破了,鮮血不斷的從體內往外湧。

  大姨娘嗷嗷慘叫:「救我,救我……」

  他倒在地面上,身體不斷的抽搐,扭動。一開始十分激烈,慢慢的,扭動的也就平靜了下來,直到她安靜了下來。

  「死,死了?」紫星問道。

  「差不多了。」郭義點頭。

  雖然安靜了下來,但時不時也抽一下。似乎還沒死透。

  郭義緩步走了過去,取出了腐蝕液體往她身上倒了下去。屍體上頓時灰發出一團團黑氣,接著,屍體開始大片大片的消失,直到最後變成了一攤黑色的液體。

  「夫人,我們走吧。」郭義開口道。

  「嗯。」紫星點頭。

  返回家中,紫星依然有些心有餘悸,孩子被抓,奶娘全家都被殺光了,這可是飛來橫禍啊。

  紫星捨不得把孩子放下,一直小心翼翼的把還在抱在懷裡。好在鄰居還有另外一個哺乳期的婦女,不至於會斷掉孩子的奶水。不過,紫星一直在考慮一個問題。

  沉默了片刻之後,紫星問道:「夫君,雪菲那邊,你打算怎麼辦?」

  郭義沉默不語,在收拾院子裡的雜物。

  紫星見郭義不說話,她又湊了過去:「夫君,你總不至於讓這孩子自幼就失去母親吧?」

  郭義把柴火都堆到了一旁的角落裡。

  良久之後,郭義開口道:「記住了,這樣的女人永遠也不配當母親。」

  「哦。」紫星點頭。她感覺到了郭義內心的怒火。

  此時,郭念從外頭急匆匆的趕來:「父親!」

  「念兒,你回來了?」紫星急忙上前。

  「母親大人,我有話想和父親說。」郭念開口道。

  「好。」紫星點頭,道:「那我去給你們準備晚餐。」

  說完,紫星抱著孩子朝著屋裡走去。

  「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郭義問道。

  「父親,劉雪菲的大姨娘死了。」郭念雙眸盯著郭義,道:「被人用極為腐蝕性的藥液把屍體都化掉了,殺人之法極為殘忍。這事,你知道嗎?」

  「嗯。」郭義點了點頭。

  「這麼說,這是你做的?」郭念脫口而出。

  「沒錯,是我做的。」郭義點頭,道:「她奪走孩子不說,竟然把孩子奶娘一家十多口全部殺了。我殺她一個,不過分吧?」

  「父親!」郭念略顯焦慮。

  劉雪菲的父親死了,大姨夫死了,大姨娘也死了……

  這一個個都死了,自己該如何向劉雪菲交代?

  「念兒,你就覺得她該死嗎?」郭義問道。

  「可他們畢竟是雪菲的親人。」郭念回道。

  「如果我告訴你,接下來,我連劉雪菲也要殺呢?」郭義抬頭看著郭念。

  絲!

  郭念倒吸了一口涼氣,道:「父親,你,你不能這麼做。」

  「她,不配做一個母親。」郭義回道。

  「可她畢竟是孩子的母親啊。」郭念急了。

  郭義卻淡淡一笑,道:「她上不敬天地,下不尊父母,活著有什麼用,你還指望她能夠成為一個合格的母親不成?」

  「我!」郭念竟然不知如何辯解,畢竟父親也是為了自己好啊。
返回頂部